• 首页
  • 占察感应
  • 轮相含义
  • 占察教程
  • 第一轮相

    E3. 正示轮相(分二)
    F1. 总示 F2. 别示F1(分三)
    G1. 示相 G2. 示义 G3. 示用

    今G1

    善男子!欲学木轮相者,先当刻木如小指许,使长短减于一寸;正中令其四面方平,自余向两头斜渐去之。仰手旁掷,令使易转;因是义故,说名为轮。

    这一段文是前边的第三科,正示轮相;指示出来轮的样子。在这一科里边,又分出两科:第一科,是总示轮相;第二科,是别示轮相。在总示轮相这一科里边,又分出三科:第一科,是指示轮相;第二科,是指示轮义;第三科,指示轮用。现在这是第一科,指示这个轮的相。

    “善男子!欲学木轮相者”:地藏菩萨说,善男子!你想学木轮相这种方法的话,“先当刻木如小指许,使长短减于一寸”:先应该做一个木头的轮相,这木头像小指头这么大,使令长短不到一寸。减于一寸,就不是一寸,或者九分、或者八分这么长。

    “正中令其四面方平”:在好像小指头这么大,不够一寸长的这个木头,在它中间又四方又平的。四面,就是中间,其余的地方就不是四面。“自余向两头斜渐去之”:从中间往两头斜去,渐渐的就变成圆的。中间四方的,斜渐去之,这么到这两头,就很小很小、尖尖的。

    “仰手旁掷,令使易转”:仰起来手,就这么拿着往旁边去掷。这个东西掉到地下就滚,一滚就转,使令它容易这么转动。掷,就是掉到旁边去。转,它在地下这么滚,好像你们压胶布那个东西,就转。“因是义故,说名为轮”:以它转动这种道理的缘故,所以说叫轮,因为它像那个车轮这么转。这是第一,指示轮的相;下面是第二,指示轮的义理。

    G2. 示义

    又依此相,能破坏众生邪见疑网,转向正道,到安隐处,是故名轮。

    “又依此相,能破坏众生邪见疑网”:又依照这个轮相的方法去做,这个轮相可以把众生的邪知邪见给破坏得了,可以把怀疑的这种魔网也给破坏了。“转向正道,到安隐处,是故名轮”:由这个邪见疑网转向正道,到最平安的地方;因为这个,所以给它起个名字,就叫木轮。

    G3. 示用

    其轮相者,有三种差别。何等为三?一者,轮相能示宿世所作善、恶业种差别,其轮有十。二者,轮相能示宿世集业久近,所作强弱、大小差别,其轮有三。三者,轮相能示三世中受报差别,其轮有六。

    “其轮相者,有三种差别”:这个轮相分出来有三种的差别。差别,就是分别不同的。“何等为三”:什么是这三种轮相呢?这是第三科,是指示这个轮的用。它有什么用?

    “一者,轮相能示宿世所作善、恶业种差别”:第一个轮,它能指示出来你前生或过去所造的善业、恶业这种果报,能指示你它那个分别。你造什么业受什么报,可以指示你。“其轮有十”:这个有多少种?有十种这么多。

    “二者,轮相能示宿世集业久近、所作强弱、大小差别”:能指示你过去所生的烦恼而造出的种种的业,或者是时间很久,或者是时间很近的,你所做这种的业或者很强、很大的,或者很软弱、很小的。强,就是大;弱,就是小。“其轮有三”:这个轮相有三种。

    “三者,轮相能示三世中受报差别”:第三个轮相能指示你过去世、现在世、未来世,所造的什么业,受什么果报的分别。它能明白地指示你,告诉你。“其轮有六”:这种的轮相有六种。

    轮相,在中国有一种叫问杯。这种问杯不是这么多个,只有两个,好像做的一边扁、一边圆;两个合在一起是圆的,单单一个就半圆半扁。有很多的女人专门就欢喜问这个东西,她拿起来就祷告祷告,向下一掉;掉下来,看它朝上的是圆的、是扁的?圆的叫阴,扁平的就叫阳。这叫问阴阳杯,还很多种方法;大约就是从这个地方来的,但是不一样。

    F2. 别示(分三)
    G1. 示第一轮相 G2. 示第二轮相 G3. 示第三轮相G1(分三)
    H1. 正示轮相 H2. 详示占法 H3. 占后诫劝H1(分二)
    I1. 直明轮相 I2. 明轮相所以

    今I1

    若欲观宿世作善恶业差别者,当刻木为十轮。依此十轮,书记十善之名,一善主在一轮,于一面记;次以十恶,书对十善,令使相当,亦各记在一面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别示。在别示里边,又分出来三小科:第一科,是第一轮相;第二科,是第二轮相;第三科,是第三轮相。在这第一,指示第一轮相的时候,又分出来有三:第一,正示轮相;第二,详示占法;第三,占后诫劝。现在这是第一科,第一科又分出来两科:第一,是直明轮相;直接地说明这个轮的样子。第二,明轮相的所以然;说明为什么它就这样子。这现在是讲明示这轮相。

    “若欲观宿世作善恶业差别者”:假设有众生想要知道在过去所作的善业、恶业这种分别,是善业多?是恶业多?“当刻木为十轮”:应该用木头刻出来十个轮相。

    “依此十轮,书记十善之名”:依照这十种轮相,分别在每一个轮相写上十善的名称。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,这是五戒;就包括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,但是里面也就包括了戒止其他的恶事。加上不绮语、不妄语、不恶口、不两舌这是七个;再加不贪、不瞋、不痴,这十个。这十个,你转过来就是十善;你要是去做,就是十恶。“一善主在一轮,于一面记”:这每一个善法,代表一个轮相;每一个轮有四面,把这一善的名字写到一面上。

    “次以十恶,书对十善”:接着在相对的另一面上,就写的十恶。写上杀、盗、淫、贪、瞋、痴、妄语、恶口、两舌、绮语;写上这十恶,正对着十善。“令使相当,亦各记在一面”:令它和这个十善正相对着,每一恶也是记在一面。那边有十个,是十个善;这边有十个,就十个恶。

    I2. 明轮相所以

    言十善者,则为一切众善根本,能摄一切诸余善法;言十恶者,亦为一切众恶根本,能摄一切诸余恶法。

    这是第二,说明这个轮相的所以然。

    “言十善者,则为一切众善根本”:所说的这十种的善法,就是一切善的根本。你想做一切的善事,都应该从这根本的十种善法去做去。“能摄一切诸余善法”:它能以摄持其他一切善法。摄,就是摄持;好像吸铁石那个吸力似的,把种种善法都在这十善里头包括着。

    “言十恶者,亦为一切众恶根本”:那么所说的这个十恶,也是其余一切恶的根。“能摄一切诸余恶法”:它也能摄一切轻的、不那么重要的种种恶法。

    这个十种的善法,就是从这个最苦的恶道里边,能走到最乐的善道上去。十恶法呢?是从最乐的善道这地方,就会走到最苦的恶道里边去。也就是从地狱、饿鬼、畜生,你若修这十善,可以到佛的果位上,你有成佛的机会;你不做善事,不依照十善去做,你做这十恶业,那就会堕落,从有机会可以成佛,变成堕落到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三恶道去。

    所以说,你若修十善道,就可以从最苦的地方走到最乐的地方去;你若修十恶业,就可以从这最乐的地方又走到最苦的恶道里边去。这一点我们各位应该知道的。十善和十恶在什么地方分别呢?就是在我们人的这一念之间。一念善就是十善,一念恶就是十恶;所以一念就天堂,一念就地狱。我们修道的人,你若能把这一念分别清楚了,这就是功夫;你若分别不清楚,那就要修行、要用功。

    H2. 详示占法(分三)
    I1. 明依法自占 I2. 明以自例他 I3. 明占已详察I 1(分五)
    J1. 敬礼立愿 J2. 广修供养 J3. 别供称名 J4. 至诚启白 J5. 正掷轮相

    今J1

    若欲占此轮相者,先当学至心总礼十方一切诸佛;因即立愿: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亲近供养,谘受正法。次应学至心敬礼十方一切法藏;因即立愿: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受持读诵,如法修行,及为他说。次当学至心敬礼十方一切贤圣;因即立愿: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亲近供养,发菩提心,至不退转。后应学至心礼我地藏菩萨摩诃萨;因即立愿: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得除灭恶业重罪,离诸障碍,资生众具,悉皆充足。

    在别示里边的第一科,示第一轮相;这又分三科,这是第二科,详示占法,怎么样来占算这个方法。那么现在详示第一轮相的占法,在这个占法里面,又分出来三科:第一科,明依法自占;依照这个法自己去占察。第二科,明以自例他;以自己来推求到其他。第三,明占已详察;占完了之后,就详细来观察。

    在第一科明占法的自己占,又分出五科:第一科,要敬礼立愿。第二,要广修供养。第三,要别供称名;特别的供养来称赞佛、菩萨的名号。第四,至诚启白;要用一种至诚恳切的心,来向十方佛说说自已的这种愿。第五,正掷轮相;才这么样子用所做的轮去掷。现在这是第一科,敬礼立愿。

    “若欲占此轮相者”:假设有想用这种方法来占察轮相这样的人。“先当学至心总礼十方一切诸佛”:你先应该学习,用至诚恳切的心,来总起来向十方一切诸佛顶礼。总,就是总起来。“因即立愿”:顶礼之后,就应该马上发愿。“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亲近供养,谘受正法”:发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很快很快地皆得亲近、供养十方诸佛,向佛来请问正法、承受正法。我这么做,不是单单要为我自己;为我自己,那是自私自利了。速疾,就是快。承受正法,就得到正法。

    “次应学至心敬礼十方一切法藏”:先礼佛宝,其次又应该学的:至心敬礼十方一切的法宝。“因即立愿”:应该即刻就发愿。“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受持、读诵,如法修行,及为他说”:愿意十方一切的众生,很快都能受持正法、读诵正法,并为他人来讲说。读诵,就读诵经典,依法修行。受持,就受之于心,持之于身。如法修行,就是依照这个方法来修行。

    “次当学至心敬礼十方一切贤圣”:其次又应该学:应该用至诚恳切心,来恭恭敬敬礼拜十方一切的贤圣僧。这是顶礼十方常住僧宝。“因即立愿”:应该也就发愿。“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疾皆得亲近供养,发菩提心,至不退转”:我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很快地来亲近诸佛、供养诸佛,而自己又发菩提心,到这种不退转的境界上。

    你看!所以叫你们各人发愿,常常发愿。修行佛法一定要发愿的,你没有个愿,就没有一个目标;你发了愿,然后才能起行,才能修行。但是又要信;信、愿、行,这是修行的三资粮,就是三种的发菩提心。

    “后应学至心礼我地藏菩萨摩诃萨”:再又应该学至心敬礼我这个地藏菩萨,大菩萨。我们有的人说,这地藏菩萨叫一切众生恭敬他、礼拜他,这岂不是我相很重吗?不是的。地藏菩萨叫一切众生礼拜他,可以消去一切的重罪,对于众生有好处;这是度众生、教化众生,令众生发菩提心,种这个无漏的种子,并不是地藏菩萨欢喜人来礼拜他。他这个礼拜对地藏菩萨没有益处,对众生是有益处;所以他又叫人应该至心礼我地藏菩萨。

    “因即立愿”:应该就对着地藏菩萨发愿。“愿令十方一切众生,速得消除恶业重罪,离诸障碍”:我愿求地藏菩萨,本照你以前的大愿力,令十方一切众生,很快地把恶业、重罪都消灭了,离开一切障碍。“资生众具,悉皆充足”:资养生命所应该用的东西完全都会圆满,什么也都不会缺的,用什么有什么。资生,就是资养你这个生命;资生众具,就是衣食住什么都不缺,所有的都圆满。

    * * *

    ……他对佛教讲堂,从来的印象是不很好;他说所住的这些个都是嬉皮,他最不高兴嬉皮。为什么要度嬉皮?可是他若想度,恐怕也没有人相信,所以可以说不度。本来在我的这种思想,也没有什么嬉皮不嬉皮,大家都是人,也没有什么中国人、外国人这种国籍的观念。谁相信佛法,谁就可以学习;谁不相信,谁就不可以学习。

    这个人今天来写了几十块钱的 check(支票)供养,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种事情!他本来老早就想来的,以为我们一定会怎样请他来,或者怎么样子;殊不知我这儿从来就没有这种的功夫,没有时间请任何人。来者自来,去者自去。

    今天的这个法会,我们念佛,我告诉你们:念“弥勒尊佛”,你们就要念“消灾延寿药师佛”。唱那个八句赞之后,要念三称“增福寿菩萨摩诃萨”,那后面都有的;说是三称,念了一遍就不念了。既然不熟,就该早一点练习练习;现渴了想要喝水的时候,现凿一个井,这未免来不及了。

    (之前有脱文)

    喔!我铡你头、验你血是不是?这简直弄到什么地方去?你问问他:听谁这么样讲,说出来这验血的方法?自己不知道,怎么可以随便乱讲?这你莫如不提我的名字,说他自己;就说:“你说的!”这可以的,你不要把我拖出来!“就是你!”就对他这样讲;因为那个不需要我来负责任。你这么样一讲,这个 Lancaster到其他大学讲,说我怎么样讲验血。这简直的!

    若等到验血才知道,那你把血验了,祖师已经死了嘛!你就知道是,又有什么用?头已经离开了、已经没有了,他的血就白色的,又怎么样?那个师子比丘和二祖神光,都是砍去头才知道流白血,那已经没有用了;谁砍他的头,这个人一定下地狱的。这么危险的事我都敢做啊?如果我把这祖师的头砍去了,我要去下地狱的。这个意思,你看就差一点点;差之丝毫,谬之千里,那整个的意思完全没有了!禅宗这种精神,也就在这个地方!等着验,那可什么都晚了!等着这个人死了,才知道这是个祖师;那有什么用呢?这祖师也是死祖师,不是活祖师,那根本没有用了!

    见着六祖,谁也没说:“啊!我把你头割下来,试验试验你是不是祖师?”为什么我那么对他说呢?我就知道:就这一下子,就把他吓住了!他根本就是冒充的,他就是怕斩脑袋嘛!他做假祖是可以,一想斩他头──这就好像一个考试似的,这一个考试,就考不上了!他若说不怕,我真可以杀了他!哈哈!所以我试验你们哪一个,你要是不怕,来啊!就试试看!

    J2. 广修供养(分二)
    K1. 明供具 K2. 明观想

    今K1

    如是礼已,随所有香华等,当修供养。

    这是前边的第二科,广修供养。这广修供养又分出两小科:第一科,就是要明白供养的供具;第二科要观想这个供具。那么为什么要观想这供具呢?就是要随着这个缘。缘,就是你富有的,可以办多一点供具;你没有这么大力量,就可以观想这个供具。你做这种的观想,必须要有至诚恳切的心,才能有感应的。

    “如是礼已”:好像前边这么礼拜三宝、礼拜地藏菩萨之后。“随所有香华等,当修供养”:随你的力量能办到多少香、多少华等,你就做这个供养观:修这个广大的供养、修这个法界观供养。

    K2. 明观想(分二)
    L1. 修供观 L2. 利益观L1(分二)
    M1. 称性总观 M2. 缘境别观M1(分二)
    N1. 解所供体遍 N2. 达能供性遍

    今N1

    修供养者,忆念一切佛、法、僧宝,体常遍满,无所不在。

    这是广修供养的第二科,观想供具。这观想里边,又分出两小科:第一,修供养观;修供养的观法。第二,利益观;观想我这个供养有什么利益、有什么好处?在第一,修供养这个观法,又分出两科:第一,称性总观;第二,缘境别观。称性,就是恰到好处,这种观和自己自性相符合了。缘境,有特别的境界,有特别的一种观法。

    在第一修供观,也就是称性总观,里边又分出两科:第一,要明了所供的这种体是周遍的。第二,你要明白能供的性遍。第一,所供体遍,是供十方诸佛;诸佛的法身是周遍法界的。第二,你要明白这个能供的──就是我们能供十方诸佛;这种性也是周遍法界的,也是和诸佛的法身是一样的。现在是第一科,所供的体遍;明白所修供养的诸佛,法身是周遍法界的。

    “忆念一切佛、法、僧宝”:你啊!供养三宝的人,你也要在默默中,在你脑海里边这么观想,观想佛也是周遍法界的、法也是周遍法界的、僧也是周遍法界的,这佛、法、僧宝,都是周遍法界的。“体常遍满,无所不在”:体,就是法身。他这个法身是遍满一切处的,他是无在、无不在,没有任何地方不是佛的法身、不是法宝、不是僧宝。

    所以你不要说:“我这供养佛,佛知道吗?我这供养法,法又有什么知觉呢?我供养僧,那僧是知道啰?”你不要问佛知道不知道、不要问法知道不知道、不要问僧知道不知道,你就问问你的心知道不知道?你心若知道了,那佛、法、僧宝都知道了;你心若不知道,佛、法、僧宝也不知道。

    但是你绝对不可以说“我的心不知道”;为什么呢?你没有死呢!你死了,这个地、水、火、风分散了,你八识也跑了,那时候不知道了;你有生的一天,你供养三宝,你心里绝对知道的。你心和这个十方三宝是一样的、是一个的,没有所分别的;所以你心量是无在、无不在的,佛、法、僧宝也是无在、无不在的。

    N2. 达能供性遍

    愿令以此香华等同法性,普熏一切诸佛刹土,施作佛事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能供性遍;能供的这种功德性,也是周遍法界的。怎么能周遍法界呢?因为你要发这个愿,你要做这种的观想;你观想有多大,你这供养的性就有多大。你观想尽虚空、遍法界,你供养十方三世一切三宝,那么你这功德性也就周遍尽虚空、遍法界,十方三世一切处。

    “愿令以此香华等同法性”:发愿使令你所供养的香和华和这个法性是一样的。所供养的,不论是多少──多,是无量无边;少,就是一香一华。法性是无尽无尽、无边无边的,是重重重重、无尽重重、重重无尽的;所以你这个法性重重无尽,你这个香、华也会重重无尽的。

    “普薰一切诸佛刹土,施作佛事”:既然等同法性,所以就周遍一切好像微尘刹海那么多的诸佛国土;用这种的功德性来大作佛事,来供养十方三世一切三宝,这种供养的功德性也周遍这些微尘佛刹国土。

    M2. 缘境别观(分三)
    N1. 念供养具遍 N2. 愿能供身遍 N3. 所供三宝遍N1(分二)
    O1. 念遍用供具 O2. 想遍同众生

    今O1

    又念十方一切供具,无时不有;我今当以十方所有一切种种香华、璎珞、幢幡、宝盖,诸珍妙饰,种种音乐,灯明、烛火,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汤药,乃至尽十方所有一切种种庄严供养之具。

    这是前面所讲的第二科,缘境观。这个观法是:一为无量,无量为一。因为一为无量,无量为一,所以它就周遍法界,无尽重重、重重无尽,有这种的作用;有这种作用,所以你这功德就无量无边。这是普贤菩萨广大供养法门海。

    在这一段文里,又分出三科:第一,念供养具周遍一切处。第二,愿能供身遍;所供诸佛的法身也遍一切处。第三,所供养三宝也周遍法界。

    在第一念供养具遍,又分出两小科:第一,意念遍用供具。第二,想遍同众生;我这供养,不是我自己一个人供养,是和所有的众生来一起供养。这现在是第一科,念遍应供具。

    诸佛面前都有供养之具,就是好像我们装花的花瓶,或者装水果的碟,或者其他的供具、香炉、烛台、灯之类的,所有一切饮食、医药、卧具,也都是供具。这供具是周遍法界的,现在我们用的少,我们不妨可以说是多;怎么可以说是多呢?因为你心量是无边的,你用这个无量观的心量来观想,这不是空洞的。你现在供佛,你可以打这个妄想,也不犯盗戒,也不犯打妄想戒。

    “又念十方一切供具,无时不有”:又想想十方诸佛面前都有供具,这供具很多很多的,周遍法界,没有一个时候没有的。

    “我今当以十方所有一切种种香华”:我现在应当用十方所有的一切种种香华。在这十方诸佛国土诸佛的面前,一定有种种的华。好像我们这儿花就有很多,又有白色的、黄色的、红色的,又有青色的、绿色的,什么色都有,那种种的香华。

    “璎珞、幢幡、宝盖,诸珍妙饰”:有璎珞、有幢、有幡,又有一切的珍珠、玛瑙、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、车磲。璎珞是一种宝贝造成的。你看!这都有玻璃来在佛前供养呢!这一样的是珍妙饰。“种种音乐”:愿意学音乐,你最好作一点音乐来供养佛。我们现在所唱的香赞,这都属于一种音乐。“灯明、烛火”:我们佛前点灯,或者点上一点火,这也是来供佛。

    “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汤药”:或者你用吃的东西,或者名贵的衣服来供佛,或者用卧具,或者用种种的药品,也可以供佛的。衣服可以供佛,但是下身所用的袜子、裤子、鞋子,这不可以往佛前放。那么说佛不用这些个东西吗?佛也用,但是这个不太尊敬;所以这些个供具不要来供养,上身穿的衣服最好。卧具,是用它来打坐的或者睡觉的。好像拜垫上放的巾,就是卧具;那叫“卧具尼师坛,长养心苗性。展开登胜地,奉持如来命。”你们受过戒,不知道还记得不记得?

    “乃至尽十方所有一切种种庄严供养之具”:乃至于十方所有庄严道场的供养具,这就等于我在那里供养呢!做这种种观想。有的人就说了:“这不算偷吗?”也不是,你就想是自己的。那你若认为不是你自己的,当然就是偷了;若本来就是你自性里面的东西,偷谁的呢?到什么地方去偷呢?所以这就一切唯心造。那么说:“我偷的东西,也就观想是我是我自己的,那不可以吗?”或者也可以,你可以试试!

    为什么说供养三宝不要用裤子、袜子、鞋来供养?我有一个比喻,因为你所尊重的是上身的衣服,下身的衣服你就马马虎虎的也可以;你要用你高尚的东西来供佛,不要用你看着不太重视的东西。好像那个厕所的屎虫子,它供佛只可以用屎来供佛。为什么?他没有旁的东西;它若有旁的东西,它就不会用那个来供佛。这一样的道理,我们因为有更好的东西,我们就要用更好的东西来供佛。

    O2. 想遍同众生(分三)
    P1. 想同供 P2. 念随喜 P3. 愿开导

    今P1

    忆想遥拟,普共众生奉献供养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想遍同众生。这一科里边又分出三小科:第一,想同供;作观想,和众生一同来供养三宝。第二,念随喜;观想:念随喜诸佛菩萨和众生,这一切的功德。第三,愿开导;愿意自己去开导一切众生,又愿意诸佛开导自己。现在这是想遍同众生所分出三小科的第一科。

    “忆想遥拟,普共众生奉献供养”:做这种的观想,想要尽虚空、遍法界,普遍地同一切众生,或者用香华、灯、烛、果之类的,来做供养。忆想,也就是想念;做这种的观想。观想什么呢?遥,就是很遥远的。这个遥远,是尽虚空遍法界,一切处都包括在内。拟,就想要这样子,拟定这样子。

    P2. 念随喜

    常念一切世界中有修供养者,我今随喜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念随喜。

    “常念一切世界中有修供养者”:常常想念,所有尽虚空、遍法界中,常常地有来供养三宝的人。“我今随喜”:我现在来发一种随喜心,随喜供养十方常住法界三宝,我也随喜众生来供养诸佛。

    P3. 愿开导

    若未修供养者,愿得开导,令修供养。

    这第三科,愿开导。

    “若未修供养者”:那么有修供养的众生,我来随喜;若没有修供养、不明白修供养法的这一类众生,怎么办?“愿得开导”:我发愿,愿意他们也得到这种的开导,明白这种的供养方法。开导他们,你供养三宝有什么好处、有什么利益:“啊!你应该发心来供养三宝!”这是开导一切众生都明白这供养法。“令修供养”:使令他们修这供养法门。

    N2. 愿能供身遍

    又愿我身,速能遍至一切刹土;于一切佛、法、僧所,各以一切种庄严供养之具,共一切众生,等持奉献。

    这是前面第二科,愿能供身遍;愿意能供养我这个身,遍至十方一切刹土。

    “又愿我身,速能遍至一切刹土”:愿意我现在供佛的这个身体,能很快地到其他的诸佛国土去。“于一切佛、法、僧所,各以一切种庄严供养之具,共一切众生,等持奉献”:在每一个国土有三宝的地方,我都用庄严道场、供养三宝的这种供品、供具,同所有的众生,大家平等来奉献。谁也不多、谁也不少,大家平等平等来供养、奉献三宝。有三宝的地方,指有过去的三宝、现在的三宝、未来的三宝的这所有地方。

    N3. 所供三宝遍

    供养一切诸佛法身、色身、舍利、形像,浮图、庙塔,一切佛事,供养一切所有法藏,及说法处,供养一切贤圣僧众。

    这是前边的第三科,所供三宝遍;那么能供的身遍满一切处,现在所供的三宝也是遍满一切处。

    “供养一切诸佛法身、色身,舍利、形像”:我供养这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法身、诸佛的色身,和诸佛入涅槃所留下的舍利,以及诸佛的形像。这或者是佛住世时候的形像,那么佛若入涅槃呢?就用金银所雕刻的,或者木头、或者纸画的佛的形像。

    “浮图、庙塔”:我供养这所有的道场。浮图,是塔。庙塔,就是所有的有道场的地方、有庙宇的地方、有塔的地方。“一切佛事”:所有在佛教里头所做的一切佛事。这佛事就包括:你诵经也是佛事,你拜佛也是佛事,你念佛也是佛事,你所有关于佛教的一切,都是佛事。

    “供养一切所有法藏,及说法处””:我供养佛宝,又供养一切的法宝,和所有讲经说法的地方。有讲经说法的地方,我也一样来供养。“供养一切贤圣僧众”:我又供养十方三世──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这一切贤圣僧众。发这种广大供养的菩提心。

    L 2. 利益观(分二)
    M1. 愿成功德庄严 M2. 愿成智慧庄严

    今M1

    愿共一切众生,修行如是供养已,渐得成就六波罗蜜、四无量心。

    这是前边的第二科,利益。这个利益,包括前边那个“总”和这个“别”两种供养。现在讲有什么利益,也就是有什么好处。在这里边又分出二科:第一,功德庄严;愿所有的一切功德,来庄严供养十方常住三宝。第二,智慧庄严。现在是第一,功德庄严。

    “愿共一切众生,修行如是供养已”:我供养三宝,又要发愿,发愿同这一切的众生,天天就以供佛来做为修行,修供养。在密宗里头最重的、最要紧的,也就是这供养;他们用金、银、珠宝,什么东西都来供养三宝。修这供养完了之后,“渐得成就六波罗蜜、四无量心”:渐得,就是一点一点地、慢慢地就得到了。渐渐地就得到成就六种波罗蜜和四种无量心。

    这六波罗蜜,第一,就是布施波罗蜜。你要是有钱的人,应该做布施;那么没有钱的人,就不能做布施了吗?也一样做布施。施有三种,财施、法施、无畏施。什么叫财施呢?就是你所有有价值的物质、很值钱的东西,来把它布施出来;这也是现出你一种真心为佛教,所以你能舍得。法施,就是讲经说法;你能讲经说法,这也是一种布施。无畏施,这个人正当在恐惧的时候,你能帮助他不恐惧了,这叫无畏施。这布施有三种。

    第二,是持戒。戒,有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十重四十八轻戒、比丘二百五十条戒、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条戒;持戒,就是守护这个戒。你受戒,就要守戒;你能守住戒,这也是波罗蜜。波罗蜜,就是到彼岸。梵语是波罗蜜,此曰“到彼岸”;又叫“彼岸到”,就是从这岸到那岸去──从生死的此岸,经过烦恼中流,而达到那个不生不死的涅槃彼岸。

    第三,是忍辱。忍辱说起来是容易,但是行上是很不容易的;你忍一次可以,忍两次也可以,到三次就忍不住了;忍不住,就发起火来了,就不能忍了。忍也有三种:有生忍、法忍、无生法忍。

    生忍,对一切众生应该修忍。法忍,你学一切佛法也应该有忍耐;你若没有忍耐:“这佛法这么多,我学也学不完啊!”这就有望洋之叹。就好像望着那个大海:“这大海这么大,这怎么办呢?”看着佛法这多:“啊!我什么时候能学完呢?”这就不能忍了。你要一点一点地慢慢学,不要怕困苦、不要怕艰难,终究有一天就会成功的。无生法忍,这得到证果,才能自己得到无生法忍。

    第四,就是精进。这个精进,也是很不容易修的;若是会修行的,也很容易的。怎么样呢?你不懒惰,就是精进了。无论你做什么都不懒惰,不怕苦、不怕难,向前去勇猛精进。精进有身精进、有心精进。身精进,是勤修戒、定、慧;心精进,是息灭贪、瞋、痴。所以昼夜六时常常精进,你能精进,这也可到彼岸。

    第五,就是禅定。这一部经上帮助人修禅定,是很合道理的。说:你这个人要先占察自已的善恶,你要是恶业太重,就不能修禅定,你就要先忏悔。在佛前拜佛,或者拜七天、或者拜十四天、或者拜三七二十一天、或者拜四七二十八天、或者拜五七三十五天、或者拜六七四十二天、或者拜七七四十九天,或者拜一年、两年、三年、五年,十年、二十年、一百年,一千年、一万年,那么样拜佛、这样子忏悔,业障消除,然后这禅定的功夫也就成就了。

    “喔!那拜一万年,我的寿命没有那么长!”你可以发愿生生世世都拜,拜多了,什么时候这个业障就消没有了,那个时候就得到清净了。“这法师讲经,尽开玩笑!”你若听得是玩笑,就是玩笑;你若听这是真法,就是真法。这一切唯心造,你若想它是真的,就是真的;你想它是假的,那又有什么是真的?所以,你要是相信、有信心,我讲没有道理,你也听出一个道理;你若没有信心,我就讲得很有道理,你也听得没有意思, 干燥无味的。所以这个有意思、没有意思,是在你那儿,不是在我这儿。我讲得再好,你没有信心,就觉得不好;我讲得很普通的,你那地方开了悟了:“喔!是这么回事!这个道理讲得真是对的!”你能这样领会,那就是得到法了;你得到法,就开智慧了。

    所以第六度,就是般若;般若,就是智慧。般若又有文字般若、观照般若、实相般若。文字般若,就是文学之类的;好像经典,这叫文字般若。由你看这个文字,然后就起了观照的力量,这是观照般若;由观照又达到实相,这是实相般若。这是六度六波罗蜜。

    什么叫四无量心?快去查查佛学字典!这个四无量心,大约不要去查佛学辞典,也有人记得的。不过今天我不问了,你记得也白记得了,也没有用的。是什么呢?是慈、悲、喜、舍。

    慈无量心:慈悲无量无量的。你不要把这个慈悲做得很小的,要大慈大悲。慈无量心、悲无量心、喜无量心、舍无量心,这都要无量无边的。你不要想一想:我对这一个人这么多慈悲了,这个人还是一样也不改过。这就不是无量,是有量。你要说:他现在不改过,将来一定会改过的;我等一等,无论如何我要想法子,把这个人救出来他。

    悲无量:喔!这个人太苦了。慈能予乐,悲能拔苦;慈悲就给这个人快乐,悲就能拔除人的痛苦。

    喜无量,欢喜舍布施。欢喜也不要有量,布施也不要有量,不要:“我已经布施很多了,我不能再布施;再布施,我自己都没有了嘛!”把自己一搬出来,那什么无量就变成有量了。你要是不为自己,而为这个法界众生来做着想,那么这就是无量心了。

    M2. 愿成智慧庄严

    深知一切法本来寂静,无生无灭,一味平等;离念清净,毕竟圆满。

    “深知一切法本来寂静,无生无灭,一味平等”:深知,就不是普通的知道。深知“诸法从本来,常自寂灭相”,寂灭,也就是寂静。深知一切法本来是不动的,也就是无生无灭的;它是一味平等的,没有分别。这是所说的空、假、中的“中”;中道离体,中道没有任何体相的。三智,是一切智、一切种智、道种智;这个中,就合乎一切种智。“离念清净”:把这个念没有了,就得到清净。这就是空、假、中的“空”;空就属于一切智。“毕竟圆满”:究竟圆满。这是这一切法的假观,成就道种智。

    这空、假、中,属于三观:观空、观假、观中。这空观就是一切的智,假观就是道种智,中观就是一切种智。这个“一心三观”,成就三种的智慧。这就是要自觉觉他、自度度他、自利利他,有这三种的智慧了;佛有三种智慧,所以教化一切众生,从空出假,从假流入中道,所以说究竟圆满。

    J3. 别供称名

    又应别复系心,供养我地藏菩萨摩诃萨;以当称名,若默诵念,一心告言:南无地藏菩萨摩诃萨。如是称名,满足至千。

    这是第三科,别供称名,特别地供养来称名号。称谁的名号?称地藏王菩萨的名号。

    “又应别复系心,供养我地藏菩萨摩诃萨”:这供养十方三宝,知道一切法不出空、假、中这三种的观法;虽然是这样子修,还不可以。你又应该特别地把你心,就好像用绳子栓上似的,栓到地藏菩萨摩诃萨这儿,来供养我地藏菩萨摩诃萨。

    “以当称名,若默诵念,一心告言:南无地藏菩萨摩诃萨”:默诵念,就是在心里头念。供养地藏菩萨,又应当称念地藏菩萨的名字,或者不出声、默默地在心里头念,就至诚一心地告诉我说:“南无地藏菩萨摩诃萨!”念这个地藏菩萨摩诃萨。

    “如是称名,满足至千”:像这样子念地藏菩萨摩诃萨名字,要念一千遍。为什么供养三宝,又要念地藏菩萨的名号呢?因为地藏菩萨他的愿力大;你一称他的名字,就可以消除一切的业障,增长一切的智慧,所以应该念地藏菩萨摩诃萨。

    J4. 至诚启白

    经千念已,而作是言:“地藏菩萨摩诃萨,大慈大悲,惟愿护念我及一切众生,速除诸障,增长净信,令今所观,称实相应。”

    本来你就不供养十方三宝,单单供养地藏菩萨,称地藏菩萨的名,也就可以能得到感应道交这种的力量,有这种的成就了。为什么地藏菩萨他不先叫人供养他自己、念他自己的名,他要叫修这种法的人,先供养十方三宝、称念十方三宝的名号,然后才供养他自己、称他自己的名满千遍?

    地藏王菩萨因为尊重十方常住的三宝,所以他叫修这种法的人,先来供养十方三宝,不是就顾他自己,说:“你看我,我地藏王菩萨最第一了,你先要供养我、先要念我!”不是像我们人,自己不是第一,还要抢着来第一、争着来第一,甚至于生一种贪心、瞋心、痴心,要来争第一。你说这和地藏王菩萨的思想是一样、不是一样?所以这一点,我们听经,不要尽听怎么样讲,要听这个意思。这菩萨的行为,不是尽专为自己的;本来这个法的法主就是地藏王菩萨,地藏王菩萨不须要叫人再供养十方三宝,可是他这样做。

    “经千念已”:经,是经过。经过称念地藏王菩萨的名号一千遍之后。“而作是言”:然后才向地藏王菩萨说。“地藏菩萨摩诃萨,大慈大悲”:地藏菩萨,你这个大菩萨,你大慈大悲;你的慈悲是广大的,你的愿力也是广大的。“惟愿护念我及一切众生”:我现在唯独地就愿意你护念我、保护我。

    这个地方就和地藏王菩萨不同了。本来这地藏王菩萨,应该叫人说是你先护念一切众生,然后再及到我;他知道人都是自私的,一定要先有个我,所以他也就随顺众生这个意思。如果他说你先为众生来求,这个人说:“我管他去呢!我自己都没有得到好处,我怎么能管他呢?”地藏王菩萨知道众生的心是自私,所以他就说“唯愿护念我”,先说我自己,然后再“及一切众生”。干什么呢?

    “速除诸障,增长净信”:很快很快地把这一切障道的因缘就都除掉了、消灭了,增长我自己和一切众生的净信。净,就是清净;净信,是清净的信心。“令今所观,称实相应”:令我现在所观想的事情,就是我所愿意得到的,我求什么,就得到什么。得到感应了,这叫称实相应;就是我求十分就得到十分,我求一百分就得一百分的感应。

    J5. 正掷轮相

    作此语已,然后手执木轮,于净物上而傍掷之。

    前面所讲,是是第四科,至诚启白。现在这是第五科,正掷轮相。现在把应该做的事都做完了,现在就占察了;占察,就要掷这个轮相。

    “作此语已,手执木轮”:说这个话之后,然后手拿着这个木轮。执,就执持。“于净物上而傍掷之”:净物:或者一个干净的布,或者一个干净的纸,或者干净的木头,都可以的。就往这旁边一掷,然后占验自己的善恶。

    今天我看有很多人都要睡觉了,大约做工做得太多了,很辛苦的,所以少讲一刻钟。

    I2. 明以自例他

    如是欲自观法,若欲观他,皆亦如是应知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说明了自己,那么就可以知道其他的人也是这样的,所以这叫以自例他。

    “如是欲自观法”:像这样自己观察自己的占法。“若欲观他,皆亦如是应知”:你要是想去观察其他人的善恶因果报应,也就是像观察自己的一样,你应该知道。

    I3. 明占已详察(分二)
    J1. 明所现 J2. 明不现

    今J1

    占其轮相者,随所现业,悉应一一谛观思验:或纯具十善,或纯具十恶,或善恶交杂,或纯善不具,或纯恶不具。如是业因,种类不同;习气果报,各各别异;如佛世尊余处广说。应当忆念、思惟、观察所现业种,与今世果报所经苦乐、吉凶等事,及烦恼业习,得相当者,名为相应;若不相当者,谓不至心,名虚谬也。

    这一科是前边第三,占已详察;占察完了之后再详细观察。不论自观、观他,并须如此谛察。在指示明白你占已详察这一科,又分出二科:第一科,明所现;二,明不现。现在这是明所现。所现,就是现出你的善业、恶业;或者纯善业、或者纯恶业,或者善恶业都没有。第二,明不现;说明你所观察的这种业它不现。

    “占其轮相者”:占察这种轮相这个人,“随所现业,悉应一一谛观思验”:随你所显现出来这种业报、业果,应该每一个轮相,你要仔细地来观察、来谛观,思惟它应验的这种感应。

    “或纯具十善,或纯具十恶,或善恶交杂”:或者占察这十个轮相,都得到纯善,没有其他恶夹杂;或者你恶业重的,具足十恶,没有善;或者有善、有恶互相交杂。“或纯善不具,或纯恶不具”:或者这十善一个也没有,或者这十恶一个也没有。这都有种种因缘,才这样子,后面会说明白。

    “如是业因,种类不同”:像这样子的业报因缘,都有不同的种类。这个“类”字,在小本子经上印着“顾”字,那是个错字。大约他原来把这个“类”字,写得像一个“顾”字,印的时候就像一个“顾”字。本来这是“类”字,你要是一个“顾”字,就没有法子讲了。这个善恶的业因,种类不同,或者善多恶少,或者恶多善少;或者只有善的业因,而没有恶的业因;或者只有恶的业因,而没有善的业因。

    “习气果报,各各别异”:因为他所种的因不同,所习的业也不同的;种善因就结善果,种恶因就结恶果,所以习气果报各各持别不同。“如佛世尊余处广说”:这种的详细道理、说明,就好像佛在其他的经典所说的。余处,就是其他说法时候所说的;或者好像说《地藏经》,就有种种的果报;说《弥陀经》,有往生西方,也是一种业所说。

    “应当忆念、思惟、观察所现业种”:你应当想一想、自己静坐起来研究研究这个问题,观察所现的业种是怎么样子。就是你受什么果报,所现的什么业种。比如你在前生好杀生,今生就多病;你前生不杀生,今生就没有病。

    “与今世果报,所经苦乐吉凶等事,及烦恼业习”:和今生所受的这种果报,你所经过的,或者是苦、或者是乐,或者是吉祥、或者是凶险等事,及烦恼事。这个就看你自己所遭所遇,你要是尽种善因,一定就是遇到很多吉祥的事,很多快乐的事;你要尽做恶因,在前生尽造恶来着,一定就受很多的苦果、苦报,遇到很多危险的事情。

    你现在你们各人学佛法、研究佛法、听经,在这个地方,就应该特别要注意了。你们每一个人应该回光返照,问问你自己:我是烦恼多、是快乐多?我这个烦恼从什么地方来的?我的快乐又怎么样有的呢?学佛法的人,就在这里要占察你的善恶了!烦恼多,我一定在前生没有做好事;所以今生脾气也大、烦恼也大。啊!拿见到烦恼比馅饼还觉得香,吃起烦恼一顿一顿地往饱那么吃。吃的烦恼多了,把肚子气得也大了;肚子气大了,就像个鼓似的,这就因为烦恼来的。那么因为你宿生不做善业,尽做一些个恶事;所以今生烦恼就重、烦恼业就重。

    “得相当者,名为相应;若不相当者,谓不至心,名虚谬也”:你要是和你所占察的相当,这叫做相应;你要是和你所占察的不相当,这就是因为你没有至诚恳切的心,你好像开玩笑那么样子,所以就得不到感应,这叫做一个不实在的、不真的。

    比如你占察十善,你就得到这个善,对你自己所遭遇也是很吉祥的,这就是相当的;如果你所遭所遇不吉祥,尽发生意外,那么你占察得到纯善,这就是不相当、不相应的。你尽遇到苦恼的事情,你得到十善,这也不相当;你尽遇到吉祥的事,你又得到十恶,这也是不相当的。那么这里边的详细分别,在后面会说明的。

    J2. 明不现(分二)
    K1. 俱不现 K2. 有所不现

    今K1

    若占轮相,其善、恶业俱不现者,此人已证无漏智心,专求出离,不复乐受世间果报;诸有漏业,展转微弱,更不增长,是故不现。

    这是第二科,说明了占察你善恶业,为什么不现,是什么原因?这又分二科:第一,俱不现;第二,有所不现。现在这是第一,俱不现。

    “若占轮相,其善、恶业俱不现者”:假使你占察轮相的时候,善业、恶业都不现,也不现善、也不现恶;“此人已证无漏智心,专求出离,不复乐受世间果报”:这因为这个人已经得到无漏的智慧了,所以他专求出离三界,不愿意再受世间这种善恶的果报。他已经行菩萨道了!

    “诸有漏业,展转微弱,更不增长,是故不现”:他得到无漏的智心了,所以他这一切的有漏业就渐渐地薄了、渐渐地少了,你这个欲心不长了,所以就不现这种善恶果报的轮相了。一切有漏的都微弱,就是它不长了。什么叫做有漏的业呢?你贪,这也是有漏;瞋,也是有漏;痴,这也是有漏。也就是你的欲念重,这就是漏。你不要以为欲念是一个好东西,这就是有漏;令你堕落到三恶道里去的,就是因为这个欲念。现在这个有漏业,就是说的你的欲念。

    K2. 有所不现

    又纯善不具、纯恶不具者,此二种人,善恶之业有所不现者;皆是微弱未能牵果,是故不现。

    “又纯善不具、纯恶不具者”:又者,有都是善也没有恶、都是恶也没有善的人。“此二种人,善、恶之业有所不现者”:这两种人,无论善业、恶业,也都不现的原因。“皆是微弱未能牵果,是故不现”:是因为他善也很少、恶也很少;因为很少的关系,牵不动这个果报,所以也不现出来。

    * * *

    礼拜天要有两位居士在我们这佛堂举行结婚典礼;那么,这次应该大家知道怎么样念这个偈颂,都很熟悉的。上午举行仪式,从九点半钟开始;谁愿意来参加的,我相信也一定会有好东西吃。这是一个消息。

    还有我们现在这个地方,这是挂衣袍的,所有男界的衣袍可以挂在这个地方;女界的衣袍可以挂在箱子里边去。那么现在把男女的界限分清楚一点,将来把房间做好了,更应该分清楚一点;因为我们修道的人,要去欲断爱--去这个欲心,减轻了这爱心,不要尽打妄想。男女若不分清楚了,有的时候就令人造罪业了,就令人打妄想;现在讲这部《善恶占察业报经》,这就是令我们人明白这个业的来源。所以在这个清净道场,人最好不打妄想!

    但是我们人人不是证果的圣人,所以这种不干净的思想,常常会发现出来;发现出来你有这种不干净的思想,就造不干净的这种的业,你这个业也就不清净了!所以我们现在要一点一点把打妄想这种思想消灭了它,好用功办道。

    那么我现在不敢在这儿吃饭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不单吃得太好,又吃得太多。有的人护持师父,用那么大一个碗,几几乎乎就等于把那个锅完全给我抬来了,给我一个人吃。我看见旁人那个地方没有这么多,我这个地方太多了;所以又吃得好、又吃得多。我没有这么大福报,所以现在我自己愿意受一点苦。

    那么有的人知道我,自己就那么供养少少的东西;但是我不知道我愿意、不愿意吃这东西。因为我不能说哪个东西我愿意吃;若愿意吃的东西,就会又来得很多了。所以无论好的、不好的都一样吃,我自己不会吃得太多了,这是我现在对大家讲一讲这个因缘。吃得好,又吃得多,这是好事情;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苦的事情,做很多工的。

    H3. 占后诫劝

    若当来世,佛诸弟子,已占善恶果报得相应者;于五欲众具得称意时,勿当自纵,以起放逸。即应思念:由我宿世如是善业故,今获此报;我今乃可转更进修,不应休止。若遭众厄种种衰恼不吉之事,绕乱忧怖不称意时,应当甘受,无令疑悔,退修善业。即当思念,但由我宿世造如是恶业故,今获此报,我今应当悔彼恶业,专修对治及修余善,无得止住懈怠放逸,转更增集种种苦聚,是名占察初轮相法。

    这是第三科,占后诫劝。就是占察以后,自己得到好的和不好的这种预兆,都应该诫。诫,就是很谨慎的意思、很小心的意思。劝,就是劝你应该往更好的做;不要以为自己得到了好的果报,就懒惰下来了,就不精进了。

    “若当来世”:假设在当来之世的时候。“佛诸弟子,已占善恶果报,得相应者”:佛的一切弟子,已经占察过自己的善恶,而且也得到了什么果报的话。这都是佛的弟子才明白这种的占察法;如果不是佛的弟子,就不懂这个方法。

    你用这种十轮占察出来或者是身恶、或者是口恶、或者是意恶,这三恶。你单单用占察的方法,占察你这个身恶,你要是没有得到身恶,这就不相应;你要是也得到了身恶,这就相应了。这个方法,后面会详细讲的解释的。所以,你现在先占怎么样子,以后就和那个相同,这就叫相应了。

    “于五欲众具得称意时”:你就是自己占那个十善,都得到完全的十善了。这十善,你又占那个身口意,又都得到这个善,那么这就是相应了。称意,就是你愿意有钱就有钱,愿意有色就有色,愿意吃食就有得吃。色这个老虎也来了,名这个蜈蚣也来了!愿意吃好东西,这馋虫就来帮你忙;愿意睡觉,这个懒虫也来帮忙你了,说:“好、好,我来帮忙你,quickly go to sleeping(快去睡)!”啊!这就是称意的时候。

    你相应而称意了,不要就自满了;不要说我以前做了很多好事,所以现在的业报都是好的了,我占察这个《善恶业报经》,都是非常吉祥的。啊!这一吉,你说怎么样啊?你就放逸起来了。怎么放逸呢?就是明明知道这是恶的事情,啊!我有那么多善事,现在我做少少恶也不要紧,大约不会堕地狱的,试一试看!这一试怎么样?就越试越堕落;越堕落就越没有法子上来了,这就是恣纵五欲。

    恣纵,就是尽量地吃、尽量地喝,尽量地喝酒。啊!喝得越多越好,喝得像一个醉鬼似的,躺到街上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以为自己到极乐世界了;即使醒来,还是在街边子上睡。在酒还没有醒来之前,以为见到阿弥陀佛在极乐世界:我这黄金为地,七宝庄严,这是太美妙了!眼睛也看得花花绿绿的,明明没有人,他看见一个人;明明没有鬼,他又看见一个鬼;明明没有老虎,他又看见一只老虎。喔!这什么都有了!可是他看见老虎,也不怕老虎,又打妄想了;想什么,就看见什么。为什么呢?这个就是因为这种醉了嘛!

    这个醉,不单单是酒醉,烟醉也一样。有人用大麻,一用上,就飘飘欲仙,觉得自己忽忽悠悠在云彩里面一样,腾云驾雾的样子,觉得很自在的。等这种烟的力量过去了,怎么样?就觉得又头痛、又有腿酸、又想要睡觉,眼睛又睁不开的样子,总是觉得不够精神,就再来一口;来一口,就有精神了。等精神过了,再来一口;放不下了,总要用这个东西。

    这就像被蛇咬了似的,你总也不会好了。那个毒蛇咬上了,你这个肉一天比一天烂得深一点,一天比一天坏得多一点,坏来坏去坏死了;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:“喔?我怎么死的?”见到阎王爷,问阎王爷:“我怎么死的?”阎王爷说:“我也不知道!”阎王爷也不知道你怎么死的。判官就说:“你被毒蛇咬了,因为毒太厉害了,所以现在你就死了!”他这时候才知道,原来我是被蛇咬死的。请阎罗王给他判断这个案:“它把我咬死了,我应该也把它咬死了!”阎罗王说:“好!你也去做一条毒蛇去,再把它咬死!”就互相这么咬,这就是试一试看的关系。

    五欲,就是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。财这个东西最坏了,财这条蛇,咬死不知多少人;色这条老虎,也不知道咬死多少人。名等于蝎子那么毒、等于蜈蚣那么毒,也把人害了不知多少。食,吃东西。今天果逸说她吃得太多了,我给她算一算,为什么她吃得那么多呢?喔!原来是因为好吃,忘了多少,吃饱了才知道多了;没有吃饱的时候,她那个贪心说:“那个不错,吃多一点!那个也不错,吃多一点!”这么样子。那时候不知道吃饱、没吃饱?吃完了之后没有房间了、没有 room了,才知道多了。所以,讲法也讲不出来了,把吃的东西都给压住了、压到底下了。所以你看!这是食。

    最后要不得的,是一个睡。这个睡虫,人人和它做一个最亲蜜的朋友;你想要醒,它就叫你睡。这睡虫在什么地方啊?我告诉你们,这个睡虫在你那个鼻子尖上。它给你一咬,你就要睡了。最好你若不睡觉,你把你那个鼻子用力一捏一下,那个虫子就跑出去了;跑出来,你就醒了,不会睡觉了。这是我告诉你们一个秘诀。可不要把鼻子捏下来;若捏下来没有鼻子了,那最不好看了。

    “勿当自纵,以起放逸”:纵,就是把它放开了。你不要自己纵放开来,因为你要是一把它放开,就不守规矩了。好钱,有了就随便用;色也有了,就随便不守规矩了;名也有了,这也是一个很好的;利和食也随便了。

    修道的人应该想:我应该吃少一点,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没有饭吃呢!我吃少一点,留一点给世界没有饭吃的人吃啊!你这样观想,你还敢吃多了吗?要省下自己所应该吃的东西,给世界上没有饭吃的人吃。若这么样想,这就不放逸;你要是不这样想,就要以起放逸了。不守规矩,就是放逸。这就是戒止你,叫你不要这样子。

    你不要五欲具足了,你就发起狂来了,不守规矩:“守那个干什么?能有什么用?受戒的人都是最愚痴的!守规矩的人都是最愚痴的!你看我们自由自在,忽天忽地,愿意到天上去就到天上去,愿意到地下去就到地下去。这有多自由!”这一自由啊!就到天上去,到那个非非想处天去了;你想不到的地方也到了,到地狱,要到十八大地狱、五百小地狱、千千万万的小地狱,到那个地方去了。

    “即应思念”:即刻就应该想一想。想一想什么呢?“由我宿世如是善业故,今获此报”:我在前生因为尽做好事,种了很多善业的缘故;所以现在我得到五欲圆满的果报,今生五欲才很多的、很圆满的。“我今乃可转更进修,不应休止”:我现在应该辗转更加精进,来增加我的修行,不应该停止。不应该我走到这个地方,我以为满足了、够了,我还应该更加努力再修行!

    好像你读书,你读会一篇,是开了一篇的智慧;你不要说我够了,我就开这一篇的智慧就得了。那么,你还应该再开第二篇的智慧,向下去读去。好像果逸现在这《楞严经》不知道记得多少了?那么以前所记的,不知现在都丢了没有?那么没有记得的,又不知道又得到了没有?所以,你若得到了,这就是没有休止。要是以前的也忘了,现在的也不想它了,未来的那更不学了,那就是休止了。

    学佛法是不应该休止的,应该一天比一天精进,一天比一天学得多一点。说:“我没有办法啊!I can’t take it!(我受不了了!)I can’t continue. I stop!(我没有法子继续,我休止了!)”修道就要往真的修,不要夹杂这种不清净的因缘。往真的修,就是不要存一种攀缘心,不要存一种求名的心,不要存一种求利的心,这才能清净其心;清净其心,才能生出真正的智慧。所以在我们金山寺这里的规矩,就是决定不存一个攀缘的心。

    那么,在这每一天的 lecture(讲经)完了之后,一般听众,外边的就应该回到家里去,研究你所听的 lecture,不要在这佛堂里边乱讲乱说的,佛堂里边不能讲话的。因为什么呢?要存一种的恭敬心,毕恭毕敬的;这十方诸佛菩萨都在这里,我们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乱讲乱说的?在佛堂里边,没有重要的事情,任何人不可以讲话的。彼此谈话,要是有什么问题,我们自己里边的人,可以慢慢地讨论,不要在佛殿里边随随便便的谈话。我们总要想:十方诸佛菩萨就在我们头上,我们如果乱讲,这是对佛不恭敬;你若做这种的观想,你任何的时候还敢讲话吗?还有时间来讲话吗?

    你们各位想想:我们现在在一个开始的期间,我们每一个人,必须要认为我们这个佛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你们各位应该知道,到外道这个教堂里边,也不可以随随便便讲话的,都是很小心、很恭敬的;没有那么随随便便,愿意讲什么就讲什么,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  大殿里边,保持一种清净的气氛,任何人不能在佛殿里边来随便谈话。到这里,或者你打坐,或者你看经,不要啰啰嗦嗦地讲东讲西、讲南讲北。不单在佛殿里要这样子,甚至于你回到自己家里,也应该恭恭敬敬的,好像佛菩萨总在你头上看着你一样的;也不可以放逸的,所以不可以随便乱讲话的。那么说:“我也不是个哑巴!”你不是个哑巴?你讲多了就会哑巴的;你现在不是哑巴,将来恐怕就会不会说话了!这有一种危险的性在里边藏着。

    那么,外边的人想要来研究佛法可以的,make an appointment(约时间),在白天的时间,你愿意请问什么佛法可以的。因为晚间我们这儿,现在很多的工作,并且我们休息有一定的时间,所以不能陪各位外边的人随便谈话。这一点,不论里边的人、外边的听众,都要特别地留心这一点。你告诉他们,晚间任何人也不 答复问的问题;我们这规矩是这样子的,不向其他的地方攀缘。你互相讲话,你出家人对在家人愿意讲话,这就是攀缘;你在家人愿意和出家人乱讲话,这就是不尊重佛法。

    “若遭众厄种种衰恼不吉之事,绕乱忧怖不称意时,应当甘受”:遭,是遭遇。众厄,就是所有的厄难;厄难,也就是灾难。种种衰恼,也不是一样,就是贼偷、火烧,什么事情都有了,种种不如意的事情都全了。若是遭遇到一切厄难等种种不如意的事情、不吉祥的事情,在这个时候来恼乱一切的众生,令一切人的心不如意,这时候,应当甘而受之。不称意,所以就恼乱;忧怖,就恐惧了。

    怎么叫甘而受之?本来是苦,但你要想它是甜的,接受这种的事情。甘,也就是甘心愿意,就是这些个不吉祥、不如意的事,你都很欢喜接受的,没有一点:“啊!这个这么难!我又念佛,怎么我又遇到 accident(意外)呢?我又修行,怎么我又被人打劫了呢?我又这么用功念佛,怎么佛菩萨又不保护着我呢?什么道理?”这么就怨佛了。连菩萨也怨起来了:“唉!这个菩萨真不公平!你本来有这个能力可以保护着我,为什么你不保护我呢?太偏心了!”

    有的人又打妄想,说:“我很相信师父,怎么师父还令我有这种意外的事情发生呢?这个师父也不理我了!”把师父也闹了,把师父也怨了,于是乎就发脾气了,又哭又喊的:“这师父对我也不好了!”先怨佛,然后怨菩萨;菩萨怨完了,怨师父。所以这师父很不容易做的,菩萨也不很容易做的,佛更难做了。你不要以为成佛就什么都好,众生很多不平的事情都来怨佛的。好像外道就骂佛,说佛教是魔鬼啊!你不要相信他。你要信佛,他说是魔鬼。你看有什么法子呢?就这样子!

    “无令疑悔,退修善业”:使令不要怀疑后悔,不要退心向后转,就不发菩提心了。你不要遇到一点魔难,你就受不了。

    我遇着有个人在香港──就是那个大光公司的陈瑞昌;他的姨甥女发魔障病,有鬼上她的身,就令她发癫发魔气的样子。他就发愿说:“如果我这个姨甥女的病不好,我以后就不信佛了!”就发这么个愿。幸亏他的姨甥女的病以后果然就好了,大约是佛也怕他不信,所以就叫他的姨甥女好了。并不是佛怕他不信,只是当时我看她这种发狂的样子很可怜,所以我就叫他这个姨甥女病就好了;好了以后,全家都信佛,都皈依三宝了。小孩子一生出来就皈依三宝,就请人吃斋。每逢生一个孙,生一个孙女,就请佛教所有的人来吃斋,开这个吃斋不杀生的风气。这就是不退修善业。你无论遇到什么魔难,遇到什么打击,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情,你都应该忍受,不应该退失菩提心。

    “即当思念”:即刻就应该思念。思念什么呢?“但由我宿世造如是恶业故,今获此报”:这个只是由我在过去所造的种种像这样的恶业,所以我现在才得到这种的恶报。“我今应当悔彼恶业,专修对治,及修余善”:我现在应该忏悔我以前所造的恶业,专修这个对治的法门和修其他的善事。怎么样对治呢?就是你不是恶业来找我吗?我越要做点善事;我越有不如意的事,我越要往真的做!我绝对不退失我的菩提心,我信佛,我绝对不会再退的。

    你们各位啊!要记清楚。无论有任何发菩提心的人,他想要信佛的,你无论如何不可以嫉妒障碍,令他退失菩提心。你要是令人退失菩提心、令人家离开道场,将来也有人一样嫉妒你,令你也离开道场,令你也不能修行而堕落去。这种果报是很厉害的,所以你们不要马马虎虎的,以为好像小孩子好好玩似的,这不要紧的事情。不要这样子!这就叫对治,你越不好,我越要往好的做;越有意外的事情发生,或者什么 accident(意外),我越要往真的做。

    对治,比如你懒,不愿意修行;我就来精进,用精进来对治。你本来不愿意布施,很贪的;现在我就用布施来对治。本来不守规矩,那么现在就用守规矩、持戒律来对治它。本来脾气很大的,不能忍,现在我就修忍辱波罗蜜。本来是很懒惰,现在最精进。本来很散乱的,一天到晚欢喜讲话 talk, talk, talk,没有旁的本事,也不知道讲什么?你讲话还不要紧,令旁人也不修行,障碍旁人修道。现在我修禅定,我愿意讲话吗?我时时刻刻都修定不讲话。你本来很愚痴的,现在我学智慧、学般若;学般若,这就对治愚痴。总而言之,你有什么毛病,就用什么方法来对治,这叫专修对治。

    “无得止住”:你不要停止了。不要说:“我学佛法学了好多年了,也没有什么用啊!我不学了!”你不学?不学你就得不着。“懈怠放逸,转更增集种种苦聚”:懈怠,就是懒惰;放逸,也就很随便,一点都不守规矩的。就任由自己又懒惰、又随便,辗转地更加把种种的苦聚集到一起了。“是名占察初轮相法”:这个就名叫占察初轮相法。

    * * *

    今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向大家发表。什么事情呢?就是我们现在在美国这个地方,建立的道场将要完成;有谁愿意到道场里边来住的,现在可以报名了,然后再写一个请愿书,这就是在道场里头,一定能守道场的规矩,不会破坏道场,不会侵损常住。对道场的一切物质,都是保护、爱惜,就比保护自己的眼睛更重要。所以在以前,祖师有这么一句话说:“爱惜常住物,如护眼中珠。”这是非常重要的。你那个眼珠子不保护,就看不见东西,就会瞎了。那么不爱惜常住物,将来我们的心也会瞎了;心怎么会瞎呢?会愚痴。所以每一个人都要保护常住。

    房间就要造好了,造好房间的时候,每一个人所住的房间,要先知道这个条件。什么呢?在这个房里边,不可以钉钉子。因为我们这墙不太坚固,你一钉,若钉不到木头上,就会把那个防火板都钉坏了;钉坏了,墙就会一点一点地坏了。这就是不爱惜常住。所以每一个人住的房间,不可以在墙上钉钉子,也不可以在门上钉钉子。

    所有的东西,都要可以搬出搬入的,要能以在房里头拿到外边来,又可以在外边拿到房里头,不能大过所住那个房的门。不能在那个墙上钉很多钉子,挂很多衣服在那儿。那么每一个人将来住那个大房间,每一个房里边,要做四个挂衣的衣柜。自己不可以随便在房里头或者钉一个架子,或者做一个什么东西在里边,无论哪一个人都不可以的。

    那么说无论哪一个人都不可以,现在我知道果地在房里头钉一个架子,又用五个板钉铸的那么个洞。那么他怎么可以呢?因为他在没有发表这个规矩以前,所以我们就可以 pass(通过)的。并且他对我们的道场也很有功的,以前帮助你们五位美国出家人--三个比丘、两个比丘尼--到台湾去,他也出了很多力。在这儿造这个道场,他又二十几年以前就买工具,预备造我们这个道场。你看,这么久以前!这是个老功臣了,对我们道场有功的人。所以他愿意铸洞也可以,愿意钉一个架子在房里也可以。那么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的,就是无论出家人、在家人,都不可以在房子里边钉钉子,和做一个特别样子的东西;做可以,要在门里边能搬出外边,门外再搬到门里边去的。

    这样子,在常住的人,有的时候当这个执事,有的时候当那个执事。比如当的执事高一点,就搬到一个房间好一点;当的执事低一点,就要住一个不太好的那么一个房间。并且现在哪一个人住哪一个房间,还都没有一定的,所以任何人--就是两个比丘尼,现在住的房间,也都不可以钉钉子。门上也不可以钉钉子,墙上也不可以钉钉子;因为你一钉钉子,将来或者你不住那个房间,旁人就不愿意那个钉子,不高兴你有这个窟窿在那个地方,所以这一点,大家要预先知道的。所以谁愿意来到这个道场住的,先先的报名;房间修好了,就可以搬进来。

    现在,有好几个人看见果地做这个洞,都很欢喜的,都愿意造这么一个洞,说:“将来我也造一个!”又有一个人说:“我造的,不要这么大,小一点就够了!”有好几个人就想跟着果地跑。所以我今天发表这个消息,就是果地做的,不管大小,现在不管了,因为他已经做了;要是在没做之前,我看见他做了,我也不叫他做。那么我看见的时候,他已经做完了;但是你们现在没有做的,都不许可再做了;再做,就是犯法了!

    因为头一个是立法的,再一个你就是犯法的;所以各位都要注意这一点,要保护这房间。这房间并不是卖给你,所以你不可以随随便便地,或者增加什么、或者减少什么。将来每一个房里,有那么一个打坐的凳子,这是每一个人都有的。现在果孟发菩提心做这个打坐的凳子,坐在那凳子上就要等着;等着什么?等着要开悟,Wait a minute, Wait a minute要开悟。所以你们若不开悟,就对不起这果孟;果孟很辛苦的,minute, minute(分分)他也不等着你,这是很辛苦的。他要是等着 minute, 马马虎虎,你们就不开悟也不要紧的;因为他不等着,你们也不可以等着,就赶快要修行。

    那么这床也有一定的,什么都是一定的,不可以随便乱搬的;因为这是道场的东西,道场的房间,我们要特别保护的。不要像这个果通,我造的房间还没有住,他就给我打坏了;他说:“师父!我给修理好了!”但是他又忘了;因为他对我们道场也很有功的,他忘了,我就叫 Bill又做好了。

    他对道场有什么功呢?我们这些个板都是他介绍来的;所以你们有人脚被钉子砸穿了,你只可以怨果通,因为他给你通的。所以果法,你不要怨这板子,说:“这果通尽给我找麻烦!”给你个人找麻烦,但是把道场造好了;他因为造道场关系,你也应该很感谢他。所以果通对于我们这道场也是很有功的。并且今天他又搬了一个甘露水的瓶子到这儿,我想我一个人喝不了那么多甘露水,我把它放在外边,谁愿意喝谁就喝。他说两个礼拜一次,那我们喝完了不管它够不够,喝完了算。就这样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