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占察感应
  • 轮相含义
  • 占察教程
  • 坚净信菩萨请法

    今 B1

    如是我闻。一时,婆伽梵一切智人,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,以神通力,示广博严净无碍道场,与无量无边诸大众俱,演说甚深根聚法门。

    “如是我闻”:如是,是指法之辞;我闻,是领受之意。什么叫指法之辞呢?就是指明白了这个法。这个法,就是这一实境界的法。我闻,闻的是什么呢?也是闻的这一实境界的法。这个法如是,我闻亦如是;法如是、闻如是,这是如是如是的法,如是如是的闻。

    为什么说“我闻”,不说“耳闻”呢?因为耳朵是身体的一部份;我,是一个总名称。本来佛教里头讲无我,为什么阿难还要提出个我呢?阿难这个我是无我之我,不是有我之我;这是证得八大自在我的我。因为无我而言我,所以叫“我闻”。

    “一时”:就是一个时候;哪一个时候呢?就是说经的那个时候。“如是”是信成就;“我闻”是闻成就;“一时”这是时成就。

    “婆伽梵一切智人”:你们各位听过很多经了,对这个“婆伽梵”是什么意思,知道不知道?有谁可以讲一讲?这〈楞严咒〉上也有“婆伽梵”,你若懂这个,也就懂〈楞严咒〉的意思。果宁,你知道这个“婆伽梵”是什么意思吗?因为果修说是“佛”的意思,你可以说是“如来”的意思,也可以说“应供”的意思,又可以说“如来、应供、正偏知、明行足、善逝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”这十个意思。不错!婆伽梵是佛,也是世尊的意思。

    但是为什么不翻译成“佛”,或者“如来”,或者“世尊”呢?因为“婆伽梵”在咒里头,它有六种的意思;所以这多含就不翻。你若翻译过来,它就不具足那么多的意思。这个六种意思是:

    第一个意思,自在,得大自在。有真正般若的智慧,对于一切的境界都迎刃而解,他都明白。好像一把刀,这个刀的刃子来了,什么都可以砍断了,这叫“迎刃而解”。般若的智慧就好像锋利的刀似地,把一切的障碍都割断了,所以得到自在。
    第二个意思,炽盛。就好像火烧得很旺似的;出了火苗子,那个火窜起好高,火着得旺就没有烟了,你泼上水它也不熄灭,这叫“炽盛”。那么佛有三十二种大丈夫相,八十种随行好,就好像火那么炽盛。
    第三个意思,端严。端,端然很正的;严,就是很威仪的。就是《楞严经》和《华严经》那个“严”,很端严。这种有大威德,万德庄严,这叫端严。这是一个意思。
    第四个意思,名称。名,是名誉;称是称赞。这个名称普闻,所有十方三世一切的众生,闻见佛的名字,都生赞叹心,赞叹这名称。
    第五个意思,吉祥。你无论谁看见婆伽梵,都得到吉祥、都得到这好处。所以我们人拜佛,拜佛就吉祥,就会得到感应。
    第六个意思,尊贵。佛是世、出世间最尊最贵的,没有再比佛尊贵了,所以叫“婆伽梵”。一切智人,就是一切人之中最有智慧的一个人;是谁呢?是佛。那么这就是主成就。

    “在王舍城”:这是印度那个舍卫国王舍城,也就是阿阇世王做皇帝的那一个城。“耆阇崛山”:就是灵鹫山,翻译成灵鹫。这个灵鹫山离王舍城大约有五里路那么远,有的人说三里,有的人说四里,这就不管它了!你到那地方,五里就走远一点,三里就走近一点,这个没有什么问题。这座山,是众生八识的相分所组织而成的,所以现出这个山。那么这山是一个处成就。

    “以神通力”:神,就是自然的意思,和天的意思差不多。通,就是通达没有障碍。力,力量。释迦牟尼佛,就是这个婆伽梵,用这个大神通力,“示广博严净无碍道场”:示,就是显现的意思,显现出来令一般人都知道。显现出来一个又宽广博大、又庄严清净、又通达无碍的道场。

    广,就是广大;博,也就是多的意思。广博是属于性的量,量等虚空,没有形相、没有着住、没有体性;这虚空无障无碍,这是性的量。这个性的量,按着三德秘藏讲,是属于般若德。严净,这属于性具;自性具足这种严净的功德,这是属于解脱德;它不生不灭,得到一种解脱。无碍,这是性的本体;性的本体具足一切的功德,周遍法界,这是法身德。

    广博就是般若德,严净就是解脱德,无碍是法身德;这法身就是常,解脱就是寂,般若就是光。这就是常寂光土,这个道场也就是常寂光的道场。在佛来讲,就是常寂光;在众生来讲,就变成这五浊恶世。现在释迦牟尼佛用他的神通的力量,来把这个五浊恶世变成常寂光土

    “与无量无边大众俱”:这是个众成就。释迦牟尼佛以神通力,就在这样的道场,和无量无边,没有数量、没有边际这么多的众生在一起来说法。说什么法呢?

    “演说甚深根聚法门”:演说,就是用种种方便权巧的方法,来把这个法很明白地表现出来;讲出来的这种法,是甚深的法。什么法是甚深的法呢?就是这个一实境界的法。演说这种根聚法门,甚深根聚法。根,就是六根;聚,就是聚会到一起。这个六根合成一根;一根分为六根。

    怎么叫六根合成一根呢?每一根都有六种的作用;所以每一根就具足六根,把这个六根的功能都聚会在一起。也就是六根互用,眼睛可以说话,耳朵可以吃东西,所以这叫“根聚法门”;演说这种法门,为一切众生来灭罪除疑。 。

    这一段文,在前边具足六种成就,这是本经前边序分的第一个部分。每一部经都有三分:有序分,有正宗分,有流通分;具足这三分,这才是一部圆满的经典。现在开始讲这个序分的第二个部分。


    B2. 发起序(分二)
    C1. 略请 C2. 正问C1(分二)
    D1. 请 D2. 许

    今 D1
    尔时,会中有一菩萨,名坚净信,从坐而起,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白佛言:“我今于此众中,欲有所问,谘请世尊,愿垂听许。”

    “尔时”:就是当尔之时。在什么时候呢?就在说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这个时候。这个时候,“会中有一位菩萨,名坚净信”:在这会中有一位菩萨,他的名字叫“坚净信”。坚,就是坚固;净,就是清净没有染污;信,信而不疑。因为这位菩萨能坚固他真正的信心,所以他叫“坚净信菩萨”。又有一个讲法,坚,就是正因佛性;净,就是缘因佛性;信,就是了因佛性。这一位菩萨具足正因、缘因、了因,所以他的名字就叫“坚净信”。

    这位菩萨在因地修行的时候,他除非不闻佛法,若一闻佛法,就是把它记得清清楚楚,不会再忘记了。那么由这个记忆力坚固,而生出这种清净的信心。对于佛教他是真信,深信不疑;不能说我信佛信了三年、或者五年,然后又开倒车了。开倒车,就向后转,把这车往后退,不往前精进。这位菩萨从来学习佛法是向前勇猛精进的。那么现在,在这种灭罪除疑的情形之下,他发起请问。

    在前边那一段序,叫“证信序”,证明六种成就,证明这经是可信的;这一段是“发起序”,这个人发起来请法序。那个证信序又叫“经前序”,因为它在这经的前面叙述出来;又叫“经后序”。

    怎么既叫“经前序”,为什么又叫“经后序”呢?前、后本来是不可以混合的,怎么前又可以做后呢?后又可以做前呢?因为佛说经的时候,并没有说:“如是我闻,一时婆伽梵、一切智人,在王舍城耆阇崛山,以大神通力,示广博严净无碍道场,与无量无边诸大众俱,演说甚深根据法门。”这一段文是阿难结集经藏的时候,才加上的,所以叫“经后序”;但是因为它放在经最前边,可以说是“经前序”。这是很清楚了,所以前边也可以当后边、后边可以当前边,这也是没有定法。

    “从坐而起”:这位菩萨在这个法会里,他就从他的座位站起来。他是有原因的才站起来的,他想要请法。“整衣服,偏袒右肩”:那么请法必须要把衣服衣冠都整齐,在印度的风俗他要偏袒右肩,他就整顿衣服,看看衣服穿得好了没有?是不要跌到地下?他把衣服整顿好了,就把右边的右肩露出来。这个偏袒右肩,表示敬顺,就是恭敬而顺从的意思。又,右边属于实方,这表示要请求真实的法门,所以这位菩萨偏袒右肩。

    “合掌白佛言”:就合起掌来,对佛说了。合掌,表示“十法界不离现前一念心”,这是一个表法;又表示“权实二智合一”。合一,权就是实、实就是权,权实不二;不二,就是一个。

    “我今于此众中,欲有所问”:我现在在这个法会大众里面,我看大家都想请法,。“谘请世尊”:谘,就谘问;自己不明白来请问,这叫谘请。所以我现在就为大家来代表,请求佛说一说这个法,究竟这个道理是怎么样子。“愿垂听许”:虽然我来请,可是要世尊慈悲听从,而许可我所请的法。这个请法,也就是问问题。在印度,请问问题是很有礼貌的,预先要恭恭敬敬合起掌来请法、请问这问题;不是像现在一般在社会上,就这么很随便地来问这问题,一点礼貌也没有。

    为什么现在的人这么样子呢?这就是一个末法的表现,人人都不尊重法了,拿这法不当一回事,不把它看重了,所以就很没有礼貌的。因为这个,所以我对你们讲,有的外面来的人,他随随便便向你们问问题,不需要 答复;因为他太随便了,我们没有一定答复他这问题的义务。

    D2. 许

    佛言:“善男子!随汝所问,便可说之。”

    这几句经文,是许可前边这坚净信菩萨请法。请法必须要得到许可说法,或者佛点头默许,或者说话。现在佛说话了。“佛言:善男子”:佛说,你这一个好孩子!佛叫他好的男人。“随汝所问,便可说之”:随便你问什么都可以的。你愿意问什么,没有关系的,你可以问的;你问什么法,我就给你说什么法。这是许可了,那么后边坚净信菩萨又请法,又说他所想要问的问题。

    * * *

    现在这个时间又快了一点钟。我们这一些个人做工,做得把日子也忘了,时间也忘了。在本来昨天晚间,应该把这个钟帮助它走快了一点钟;可是我们人人都做工,做得太辛苦,把这件事情就忽略忘了。今天他们问几点钟,我们还照着老钟,午中讲 lecture(讲经),连吃中饭也吃晚了一个钟头!所以在白天的时候,我们有说这个钟是什么时间;我以为今天是礼拜六,应该把钟走快了一个钟头。我说:“这是要等到晚间睡觉的时候,才可以帮助它走快了一个钟头!”

    早晨起来,也不觉得这钟是快的,因为睡觉睡得少一个钟头也不要紧的。那么果循和果遵来了:“今天晚上有 lecture(讲经)吗?”我也在这儿没有走,奇怪他们问有 lecture 吗?想:没有到时候呢!他们进来又等一等,又问:“是不是钟改了?”我这才知道今天是礼拜天,我以为还是礼拜六呢!

    所以他们一般做工的人说:“叫我们多做一个钟头的工!”不是这个意思,不是想要各位多做一个钟头的工,因为我把日子记错了。那么因为这个,等一等我赶快在六点半时候打叫响,讲 lecture。今天这 lecture是六点半至七点半、八点半到九点半,现在已经到时候了;到时候,还早一点休息了。所以今天 lecture时间不够讲,就不要多讲!

    讲经法师站起来,大家都要随着站起来;不是说是这个法是没有什么一定的。好像本来我是念到“上报四重恩”站起来,但是现在佛殿大,路途遥远──因为大约好几 miles(哩)这么远--要早一点站起来预备走路的时间。这是大家应该知道的!

    还有,做完了晚课,因为我们这儿太忙了,所以有人还去做工;等到把这工作做完了的时候,就是到了暑假班的时候,开讲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谁也不可以做工!

    C2. 正问(分二)
    D1. 问法 D2. 问人D1(分二)
    E1. 述佛语致问 E2. 佛指人为答E1(分二)
    F1. 正述佛语 F2. 为众致问

    今F1

    坚净信菩萨言:“如佛先说,若我去世,正法灭后,像法向尽,及入末世;如是之时,众生福薄,多诸衰恼。国土数乱,灾害频起,种种厄难怖惧逼绕;我诸弟子,失去善念,唯长贪瞋、嫉妒、我慢。设有像似行善法者,但求世间利养、名称,以之为主,不能专心修出要法。尔时,众生睹世灾乱,心常怯懦,忧畏己身及诸亲属,不得衣食充养驱命。以如此等众多障碍因缘故,于佛法中钝根少信,得道者极少。乃至渐渐于三乘中信心成就者,亦复甚鲜;所有修学世间禅定,发诸通业,自知宿命者,次转无有;如是于后入末法中,经久得道,获信禅定通业等,一切全无。”

    这一段文还是序分。序分第一,是略请;现在这第二,是正问。这正问再分二:第一,问法;第二,问人,问这位地藏菩萨。在第一问法的时候,又分开二科:第一,他述说佛所说的话;二,是佛指出地藏菩萨,来 答复他的问。在第一他述佛语的时候,又为大众来问法,所以又分开二科:第一,正述佛语;第二,是为大众来问法。这一段文是正述佛语。

    “坚净信菩萨言”:坚净信菩萨说了。“如佛先说,若我去世”:好像佛以前所说过的话。说过什么呢?若我在将要去世的时候。我去世,就是佛入涅槃的时候。“正法灭后,像法向尽,及入末世”:正法已经没有了,像法也要完了之后,就到这末法的时候。佛入涅槃五百年,这是正法,又有的说一千年是正法;过了这一千年之后就是像法,像法也是一千年。末世,也就是末法,末法一万年。

    “如是之时,众生福薄”:在这个时候,九法界的众生福报都薄了。众生,这是所有九类众生包括在内了;你、我现在在这个法会的人都在内了。福薄,福报都薄了、不厚了;也就是没有福了,没有福了就受苦。所以我们现在天天那么苦,就因为没有福报的关系;如果有福报,就不需要受苦,一切都如意,种种都现成,什么烦恼也没有,什么麻烦也没有了。就因为福薄了,所以才这么多苦、这么多麻烦,又要做工、又要修行。

    “多诸衰恼”:因为福薄,麻烦就多了。衰,是衰败了;恼,就是烦恼。衰败烦恼,就是不吉祥的事情,一切事情都是 too much trouble很多麻烦。

    “国土数乱,灾害频起”:国家很快很快有战乱,天灾人祸频起。这个“数”(音“朔”)字,应该读入声。我听你们念〈大悲咒〉,也念“术”;这个不念“术”,念“朔”,就是很快的。国土数(音“朔”)乱,若是不懂文法,就读成“数(音“术”)乱”。你若听见这个法师讲经,讲成数(音“术”)乱,那这个法师他就是没有学问;也就是“秀才念经,笑死老僧”那一类的。

    什么叫灾害?好像无缘无故来了水,把人淹死很多。无缘无故又起火了,把人烧死很多。或者人人都不想地震,这个地就震把这大楼也变成平地了,人也都埋在里面了;本来楼在里头是住活人的,变成住死人,死人在里头住也拿不出来了,这叫灾害频起。频起,就是频仍,就是很多次,一次又一次、一次又一次。这个灾难太多了!

    “种种厄难怖惧逼绕”:种种尽是这不好的事情,在你四面八方,都有一些恐怖来围绕着你。厄难,就是很难过去的难关。在《心经》上有“度一切苦厄”,有的不认字,就念成“度一切苦危”。怖,就是恐怖;惧,也就是害怕。啊!又恐怖、又害怕,战战兢兢的,一天到晚总是恐惧惊慌。逼,就是总接近着。绕,是围绕。旁边有土匪打劫、放枪,你看你恐惧不恐惧?这个流弹或者就跑到你这儿来,这恐惧就逼迫。

    “我诸弟子,失其善念”:我们这所有的弟子,都失其善念了。这或者说是我们现在这些个佛的弟子,到末法的时候,也都失其正念了;或者说我们这徒弟,将来我们所收的皈依弟子,他们都失其善念,就存着一种恶念。恶念什么样呢?

    “唯长贪瞋、嫉妒、我慢”。:这个“长”字读成一个长(音“掌”)字,就是往上长,一天比一天长得高了、长得大了。这贪瞋、嫉妒、我慢一天比一天长大。本来以前不贪,现在也会贪了;以前不会发脾气,一点一点也就会发脾气了。你看现在小孩子一生出来就会发脾气,这就是不单长贪瞋,也长嫉妒。佛所说的经典叫你不要贪瞋;你贪瞋多一点,加上一倍,双倍来贪瞋。叫你不要嫉妒,你也做一个double, triple(双倍、三倍)。叫你不要我慢,你总摆起一个架子:“你看,我比你好!我比你聪明!我比你有学问!你看,我比你什么都好,没有一样不比你好的!”总觉得自己像衣裳架子,比什么都漂亮:“我的相貌也生得美丽,你看我所有一切都比你好看!”这就叫我慢。

    怎么样子呢?这贡高我慢一天比一天长得多、一天比一天长大,比这个菩提心都大。菩提心一天比一天小,不发菩提心了;或者发两天半菩提心,觉得没有什么意思:“我也没有得到什么,这有什么用呢?”就生了退悔心了。所以这是末法的现象。

    坚净信菩萨又说,佛以前说,在末法的时候这么多灾难,所以我们这一切的弟子,就是不发菩提心,而增长贪瞋、嫉妒、我慢这种的心。

    “设有像似行善法者,但求世间利养、名称,以之为主,不能专心修出要法”:假设有好像修行善法这样子的人,也都是个皮毛,不是真正修行善法的;他就仅仅地贪图世间这种利益、这种供养,不求出世的智慧,以名闻利养来做一个主要的,不能专一其心而修出世的要法。

    他一天到晚都是做一个样子,给别人家看:“你看我拜佛呢!你看我念经呢!你看我又拜忏呢!你看我又念佛呢!”这除非没有护法在家居士来,一有居士来,穿上袍、褡上衣,很诚心地跪在佛前来修行;没有人了,他把衣袍脱了,就随随便便的放逸,蹦蹦跳跳和人打打闹闹,一点规矩也不守了,跑起来比兔子都快。你说,这就是相似修行善法者,现在就是这样子了!

    他就图求世间这一个好名称:“一定要叫别人知道我是一个修行人,我一定要叫人知道我是一个菩萨,我一定要叫人知道我是有道德的人!”这样子这都是求世间的名闻利养,希望人称赞:“他真是修行啊!我到那地方一看;他真用功啊!跪那念经,跪那念佛,听经也跪着!”就是做个样子给人家看,这就叫相似修行善法者。

    可是本来他给人看,这还是个相似,这还有;末法的时候,甚至于连相似都没有了,他连给人看都不看。他说:“我这个不是不修行,我不愿意让人知道嘛!我不愿意让人看见嘛”!其实他根本就不修行,连看都不教人看。那么这末法的时候,就是这样子,真是可怜啊!

    所以果地说,这儿将来人不知有多少人?我相信我们这儿什么时候都不会人多。为什么呢?我们现在这儿是沙里澄金,在沙里头找金子。我们虽然是在这金山寺,这金山也很多土的,里边也有很多烂石头泥,不是都是金子。所以那个泥巴、烂石头,我们都不要的;我们这儿完全要找金子的,金子都不多的;甚至连金子都不要,我们要钻石的。所以这整个世界哪有那么多钻石?

    我们这个《金刚菩提海》,是在菩提海里来找金刚呢!所以不是整个大地都是金刚的。到极乐世界,黄金为地,也不完全都是金刚,还是黄金。所以,我们这个道场,是不会像外道那个地方,五年的功夫就很多人,人都住满了没有地方住。那么这垃圾到处都有的,什么地方都一大堆。你看我们这地方,你要找垃圾,都多得很;但是你要找钻石,就没有那么多了!

    你看我们这儿,又要吃苦头,第一他干不了的,就是吃一餐。我们这儿出家人、在家人差不多在这儿住的都是吃一餐,都是过午不吃,都要守规矩。你看,他这怎么能办得到?办不到的!所以在这儿住住就跑,或者研究研究佛法也跑的,那没法子不跑的。第一,祖上没有德行;第二,自己没有善根;第三,这地方这么苦,这怎么可以?所以我们的人始终不会多的,最多最多也不超过二千人。是不是?因为我们这地方不能容纳二千人那么多,你不要担心这个地方!

    “尔时,众生睹世灾乱,心常怯懦”:当尔之时,众生看见这个世界的灾乱、不平安,修行意志不坚固的就怕了、退心了。就是现在,你看这么多“长毛”!中国在清朝的时候,也闹过长毛的;洪秀全他所有的兵都有长头发,就这个长毛!现在美国也闹长毛,你说这恐怕不恐怕?还有杀人王、有黄道带(译音)、又有吃人的人!这简直成了妖精了!你说这怎么可以不恐惧呢?

    “忧畏己身及诸亲属,不得衣食充养驱命”:就是忧愁又怕,怕自己和亲戚朋友也没有衣服穿、也没有饭吃,来充足养活身体。就怕:“在这个世界你说怎么办呢?这么危险,会不会人来把我杀了?苏联会不会放个原子弹到这儿来呢?你看这妄想不知多少!”这就怕了;怕了就怎么样呢?就忧虑:“这世界一乱了,就没有饭吃了,我会不会饿死呢?我父亲母亲那么大年纪,这世界不好,没有饭吃,那么老来饿死,太可怜了!我这太不孝顺了!衣服也没有了,不充足;吃的东西也没有了,不充足了,就不能养我这个躯命了,我这个躯命就会死了!”

    “以如此等众多障碍因缘故,于佛法中钝根少信,得道者极少”:以这种种障碍因缘之故,在这个佛法里面,就愚痴而不生信心,修行得道证果的是很少很少的。钝根,就愚痴;愚痴,就少信心。所以若有智慧的人,他就不会没有信心了;就因为愚痴到极点了,所以信心也少了、没有了。

    “乃至渐渐于三乘中信心成就者,亦复甚鲜”:乃至,是省文超略之词。渐渐,就是慢慢的。乃至慢慢的在声闻乘、缘觉乘、菩萨乘这三乘中,能有信心而成就三乘功德的这种人,也是很鲜少的。

    “所有修学世间禅定,发诸通业,自知宿命者,次转无有”:所有修学世间禅定,能以得到这个神通道业,自己知道宿世的命运这样的人,也渐渐没有了。次转,就是一次一次地辗转。

    “如是于后入末法中,经久得道,获信禅定通业等,一切全无”:像这样子,慢慢在最后到末法的时候,经过时间很久而得道,或者得到一种信心、或者得到禅定神通等的人,根本就没有了。

    F2. 为众致问

    “我今为此未来恶世,像法向尽及末法中,有微少善根者,请问如来:设何方便,开示化导,令生信心,得除衰恼?以彼众生遭值恶时,多障碍故,退其善心;于世间、出世间因果法中,数起疑惑,不能坚心专求善法。如是众生,可湣可救。世尊大慈,一切种智,愿兴方便而晓喻之;令离疑网,除诸障碍,信得增长,随于何乘,速获不退。”

    这是第二,为众致问;为大众来请问法。

    坚净信菩萨说,“我今为此未来恶世,像法向尽及末法中,有微少善根者”:我现在为未来这个恶世,像法将要尽了的时候,和在这末法的时候,有很少很少善根的这样众生。“请问如来:设何方便,开化示导,令生信心,得除衰恼”:请问如来,设哪一种的方便,来开示、化导这一切众生,令他们生出信心,得到可以除去这种不吉祥和所有的烦恼?

    “以彼众生,遭值恶世,多障碍故,退其善心”:末法又称恶世。因为这些个众生,遭遇在这个末法的时候,障碍太多了,种种障碍说不能尽;因为有种种的障碍,所以退其善心。我们学佛法的人,切记不要障碍其他人发菩提心,不要在这个道场里面把其他的人障碍跑了;若障碍其他的人离开道场,这就是破坏人发菩提心、破坏道场,这将来一定是堕地狱的。

    “于世间、出世间因果法中,数起疑惑”:在无论是世间法、或是出世间法这个因果里面,很快就生出一种疑惑心;生出一种疑惑心,“不能坚心专求善法”:不能坚固其心,专心一志地来求佛法、求善法。“如是众生可湣可救”:像这一类的众生很可怜悯的,是应该救度他们的。

    “世尊大慈,一切种智”:佛是大慈大悲的,具足一切种智。“愿兴方便而晓喻之”:我愿意请世尊兴起一种方便法门,令这一切的众生都知道而明白。“令离疑网,除诸障碍,信得增长”:使令他们离开疑惑的这种网,除去一切的障碍,令他的信根一天比一天地增长。

    “随于何乘,速获不退”:随便他在或者声闻乘、缘觉乘、菩萨乘的哪一乘里边,能很快就也得到三不退了。三不退,就念不退、行不退、住不退。这个念念是精进的,也不生一种退心;不像我们人修行到两天半,到第三天就懒惰下来了,这因为没得到三不退:行不退,这修行一天比一天精进,不能一天比一天懒惰;念不退,念念为求无上道;住不退,不退转于这个三恶道。

    E2. 佛指人为答

    佛告坚净信言:“善哉!善哉!快问斯事,深适我意。今此众中,有菩萨摩诃萨,名曰地藏,汝应以此事而请问之。彼当为汝建立方便,开示演说,诚汝所愿。”

    “佛告坚净信言”:坚净信菩萨这样向佛请问之后,佛就告诉坚净信菩萨说了,“善哉”:你能代表一切众生,这样的请问方便法门,这是非常之好的;这一问,是下契众生之机。第二个“善哉”:你这一问正合我如来的意思,我也正想应该说这种方便的法。所以这两个“善哉”,上边的“善哉”,是下契众生之机;下边这个“善哉”,是上契诸佛的意思。所以才说“快问斯事!深适我意”:你这个问太好了,和我这个意思正相当,也就是深合我意。

    “今此众中,有菩萨摩诃萨,名曰地藏”:可是现在这个会的大众里边,有一位菩萨摩诃萨;这一位大菩萨,他的名字就叫地藏菩萨摩诃萨。“汝应以此事而请问之”:你应该以这个事来请问地藏菩萨。“彼当为汝建立方便法门,开示演说,诚汝所愿”:这个地藏菩萨,他应该为你设立一个方便法门,来开示你,演说这种的妙法;你这种诚心,他一定能满足你这种的愿。这一段文,是佛指示出个人,来 答复坚净信这个问题。

    D2. 问人(分二)
    E1. 疑问 E2. 释答

    今E1

    时坚净信菩萨复白佛言:“如来世尊,无上大智,何意不说,乃欲令彼地藏菩萨而演说之?”

    这又是第二,问人。又分为二:第一,是疑问;第二,是释答。现在是疑问,这个坚净信菩萨请问佛给说方便法门;佛自己不讲,叫他问地藏菩萨,他就生了一种怀疑:佛是一个最有智慧的人,不来给我讲,为什么叫地藏菩萨这个弟子 答复我的问题?这是什么道理呢?他就不明白了,所以又第二次来请问佛,问为什么叫旁人讲?就比如有人来问我问题,我不答复他,叫他:“你问果先了,他可以 答复你这问题。”旁人就说:“怎么法师不讲,叫徒弟讲呢?”也就是这个意思。但是为什么叫他答复这个问题呢?就是因为他可以答复,他对这个是很明了的。

    “时坚净信菩萨”“复白佛言”:又对佛说。“如来世尊无上大智”:没有再比如来世尊智慧大的了。为什么世尊不自己 答复我所请问的问题?这个法怎么自己不讲,“乃欲令彼地藏菩萨而演说之”:竟然要令这个地藏菩萨来演说这个方便法门呢?

    E2. 释答(分三)
    F1. 总诫 F2. 别释 F3. 结答

    今F1

    佛告坚净信:“汝莫生高下想。”

    这个“问人”分开两个部份。这是第二,是实答,解释、答复这个理由。这个又分为三:第一,是总诫,总起来诫这个坚净信不要怀疑;第二,是别释;第三,结答,结束这个问题。

    现在是第一个,总诫。总起来就诫止他。诫,就是说你不要这样子想!所以说“莫生高下想”。

    “佛告坚净信”:佛告诉坚净信菩萨说,“汝莫生高下想”:你不要生出一种佛是高、地藏菩萨是下的想法!这位地藏菩萨,他这个境界是不可思议的,你不可以轻慢他;你不要以为佛就是高,地藏菩萨就低了,不要生这种想法!

    F2. 别释(分二)
    G1. 直明位高 G2. 兼明缘胜

    今 G1

    此善男子发心以来,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,久已能度萨婆若海,功德满足;但依本愿,自在力故,权巧现化,影应十方。

    这是第二别释。这个别释又分开两段:第一,直明位高;是直接的说明了地藏菩萨的地位是很高的。第二,是兼明缘胜;并兼说明他这个因缘非常殊胜的。现在是第一这个别释,直明位高。

    “此善男子发心以来,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”:这个善男子他发心到现在以来,已经超过没有数量、没有边际、不可思议那么多的无量数的劫数了。“久已能度萨婆若海,功德满足”:很久以来,已经有佛的智慧了,他的功德已经满足了。

    这个“萨婆若海”,你们各位有知道的没有?你什么时候看来的?刚刚看来的?刚刚看那不算!你刚刚看,现问现找 answer(答案)那是不行的,那是不合用的;你要问的时候不找就能知道,那才算的。你说你们以前也都看过这经文,看过,这一句不懂,为什么不想法子去明白它呢?不是要尽等着法师讲才懂,那就晚了!

    研究佛法的人,在没讲之前就要懂它;在讲之后就会更熟了,这才是一个真正研究佛法的人。你还看注解,然后这个“萨波若海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叫“囫囵吞枣”。囫囵个把那个枣吃了,什么味?不知道!果前说是印错了,因为他的脑筋很快;这个字是错了,所以才问。那么我知道他没有看注解,也没有查佛学辞典,就是凭这个“电脑” computer来算的。但是现在也没有算对,computer也算错了。不错,萨波若海就是一切智的海;一切智,就是已经有佛的智慧了,这叫得到萨波若海,就是智慧如海。

    “但依本愿自在力故”:依,就是根据。但他根据他自己在以前所发的愿,他现一种自在神通的力量的缘故。“权巧现化,影应十方”:他用权巧方便这种法门,来现化地藏菩萨这种身;他这种的神通变化影响力,能周遍十方,十方都得到感应,都得到他的化度。

    G2. 兼明缘胜(分二)
    H1. 悲愿胜 H2. 慧辩胜

    今H1

    虽复普游一切刹土,常起功业,而于五浊恶世,化益偏厚;亦依本愿力所熏习故,及因众生应受化业故也。彼从十一劫来,庄严此世界,成熟众生;是故在斯会中,身相端严,威德殊胜,唯除如来,无能过者。又于此世界所有化业,唯除遍吉、观世音等,诸大菩萨皆不能及;以是菩萨本誓愿力,速满众生一切所求,能灭众生一切众罪,除诸障碍,现得安隐。

    这是别释的第二,兼明缘胜。兼,就是并兼;并兼着说明它的缘的殊胜。这一科里面又分成两科:第一科,是他的悲愿胜;第二科,是他的慧辩胜。悲愿胜,就是慈悲的愿力特别殊胜;慧辩胜,就是他的智慧辩才也殊胜的。

    “虽复普游一切刹土,常起功业”:释迦牟尼佛告诉坚净信菩萨说,虽然地藏菩萨普遍化度十方的一切刹土,他常常起教化众生的这种功业,在其他的十方世界去教化众生。

    “而于五浊恶世,化益偏厚”:他游戏神通教化众生,没有一个地方他不去;可是他对这个五浊恶世,他教化利益众生就是偏偏地最厚。对这个五浊恶世的众生,他特别有缘,他特别发慈悲心来教化这五浊恶世的众生。为什么他对五浊恶世的众生就这么偏心?这些个造罪的众生,造了这么多的罪,他还偏偏要度这五浊恶世的众生,这是什么原因呢?

    “亦依本愿力所熏习故”:这也就是因为他在宿生所发的大愿,由他这个的愿力,一生一生的他也不忘。他说哪一个地方的众生最难度,我就到哪个地方去度那个难度的众生。这个众生你和他说法,他也不听;就听了,他也不信;就信了,也是不常,就是暂时间的忽然信了,转一念又变了。所以这一类的众生,地藏菩萨对他是有大因缘的;因为他在无量劫以前是发愿力,度这一类众生来的。

    熏习,就是好像烟熏这个样子;习,就是怕忘了又把它温习一下。我发的是什么愿?每一天要念一念自己所发的愿,要记得,这就叫“熏习故”。我们所发的愿力,你要常常记得;不要把你的愿力忘了。我们发愿维护道场的人,要发长远心;不是今天发一个护法心,明天又发一个破法心,后天就发一个没有法的心:“我把这个法破坏了它,叫它没有了!”不是这样子的。

    我们发长远心来护持道场,不要在道场里给道场添麻烦;无论任何人,你要是在道场里来找麻烦、添麻烦,那是决定堕地狱的;我这个做师父的再慈悲,也没有法子救得了你。这你们自己每一个人应该要自己小心!护持道场不应该破坏道场;你破坏道场,那是决定是下地狱的,那一点人情也没有得讲的,所以这一点,你们各位要知道!

    就地藏王菩萨那么样慈悲,你若破坏道场,来毁谤三宝、对三宝不恭敬,那样决定是堕地狱的,地藏王菩萨也救不了你;所以这一点你们各位应该要特别清楚,特别地知道。护持道场是作善的,不要尽跑到这里作孽来了、跑这来作恶来的。这个道场人人都应该作善的,不是跑道场这地方来发脾气的;谁若跑道场来发脾气,那将来一定是危险的。

    “及因众生应受化业故也”:也就因为众生应该受地藏王菩萨的教化的缘故。

    “彼从十一劫来,庄严此世界,成熟众生”:这个地藏菩萨从十一个大劫以前到现在,他就庄严这个五浊恶世,令这个五浊恶世变成好的了;他令众生都成熟,就好像那个种的田,都得到成熟似的。这个世界就是五浊恶世,就是我们现在这个世界。

    那么说:“庄严这么久,这个五浊恶世还没有变好?”没有变好,你怎么知道呢?你也没有在十一劫以前;十一劫以前是个什么样子,你知道吗?如果你不知道,那么你怎么能说没有变好?这个人又说了:我现在七十多岁......,或者六十多岁、没有七十多岁,也就是有这么个人;他说:“我在我生的那个时候,觉得那个世界很好的,到现在也就坏了,一天比一天坏!”

    我说这个七十多岁的人,这是他有个儿子在这儿代表他说的;不是这个七十多岁的人来的。怎么代表呢?这个人说,我听我爸爸说的。他在家里说,他七十多年以前的那个时候,这个世界平安无事,也没有这么多人杀人,也没有这么多人吃人,也没有这么多人偷东西,也没有这么多做坏事的人。那么七十年以前就好过现在,这岂不是一天比一天坏吗?

    这一天比一天坏,因为什么呢?就因为这是末法了。幸亏有地藏王菩萨,在这儿庄严这个五浊恶世;若没有地藏王菩萨在这儿庄严这五浊恶世,这个五浊恶世早就变成什么也没有了,众生都死光了。因为这么庄严,所以还有一点众生。有这众生又有什么用呢?在这众生里面选佛──选拔佛。这一个众生机缘成熟了,地藏王菩萨就度这一个众生;那一个众生机缘成熟了,就度那一个众生。那么没有成熟的,地藏王菩萨就等着。

    “是故在斯会中,身相端严,威德殊胜”:所以他在我们现在这个法会中,他的相貌那么圆满,他的威德也比其他的菩萨是殊胜的。“唯除如来,无能过者”:唯独除去佛之外,其他的菩萨都不能超过他这种身相端严、威德殊胜的境界。当然他不能和佛比。

    “又于此世界所有化业”:又在这个娑婆世界,所有他教化众生的这种事业。化业,教化的事业。“唯除遍吉、观世音等,诸大菩萨皆不能及”:唯独除去菩贤菩萨、观世音菩萨、文殊菩萨等,其余的这些大菩萨,都没有地藏菩萨这样子的殊胜;他悲愿也深,慧辩也殊胜。遍吉,就是普贤菩萨的别名;观世音,也就是那位观自在菩萨;等,就是包括文殊菩萨了。

    “以是菩萨本誓愿力,速满众生一切所求”:因为这个菩萨他在生生世世都发这个愿力,他说无论哪一个众生向我求什么,我都很快就满足他的希望。他求什么,我就满他什么愿;甚至于有人想要喝我的血,我就给他血喝;想要吃我的肉,我就给他我的肉吃;想要把我杀了,那我就叫他杀了。这地藏王菩萨发这个愿,你对他再不好,他都要度你;但是我们众生,可切记不要:“喔!地藏王菩萨发这个愿,那么我就试一试把他杀了,他好度我!”这个不要试。这一试是很危险的,变成“破和合僧,出佛身血”了。

    地藏菩萨虽然发愿度对他最不好的众生,但是或者要等一等;一等,或者等一个大劫、二个大劫、三个大劫、五个大劫、十个大劫,也都不一定的。总而言之,他等一等叫你受一点苦,然后再来度你。总而言之,他忘不了你,但是要等得很久。因为他的愿力没有边,没有穷尽;不知道尽未来有多少个大劫?那个时候都是他的愿力所到的地方。所以他将来度你,要慢慢等着。

    “能灭众生一切重罪,除诸障碍,现得安隐”:他能消灭众生一切的重罪,除去一切的障碍,现在得到安稳、得到平安无事,非常快乐的。

    * * *

    我们道场的法门做好了。这个法门是个大法门,不是个小法门。三个门合到一起,这也就是三位一体。因为以前果地要做灯,做三个,表示三宝;那么现在做门,做三个门,也是三宝,这三门就是一个门,不二法门。那么你们都要学习开这个门,我们这个门在这个地方说,这是右边;在外说,是左边,你在外边可以往里边一推把它开了。那么,从或者明天、或者礼拜六、或者礼拜天,可以用这个门了。用这个门,就把那边那个门锁上;你们各位来的时候,就从这边来,往里一推,就可以推开这个门了。想进我们这个门,要用一点力量;你们不用一点力量,是进不来的。

    那么我们这个门做好了,以后就无论男人、女人都是走这个门,进来就先拜拜佛;然后,男界到男界那边去,女界到女界那边去。这是平时,要是外边的人到这儿,拜佛完了,他有什么事再做事。无论谁来,先叫他拜佛,我们这儿以佛为主;他要是到这儿不拜佛,对我们道场是不恭敬。对佛不恭敬,也就是对人不恭敬;对人不恭敬,就是来到这儿想 make trouble(找麻烦)。所以我们无论哪一个来,都要叫他先拜佛;他拜完佛或者签名,或者有什么事再谈事情。这是我们以后的规矩!

    在明天晚间,果宁还是照以前一样的来讲法。你们大家预备预备,后天礼拜六要开会;或者有外边人来,或者没有,我们都一点钟开会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每一个人可以提出来一个建议,有什么事情应该做的?有什么事情不应该做的?我们这一切一切的事情,都应该要研究一下,来讨论,不可以马马虎虎的。那么以后凡是到这儿来的人,大家都要共同一致,要一个心来拥护道场。这是我这会儿给你们说的话。

    打那个钟声偈,不是一个字打一下,那和“阿弥陀佛身金色”是一样打法:打二下念一个字、打二下念一个字;最后那七字一句,后面三个字打一下,那么样念得很慢很慢,不是念得那么快的。钟声偈或者能念个五分钟、十分钟。你们现在一开始都是马马虎虎的,慢慢学!不过也可以先说“顶礼法师”,然后念偈;念完了,就打个问讯,这是站着;要是坐着,就可以坐着念那个钟声偈。

    这个门,现在我们一开始,晚间用个纸掩着,写上可以开的;不然一个样子,人不知道开,有的人很笨的,无门可入。



    H2. 慧辩胜

    又是菩萨,名为善安慰说者;所谓巧说深法,能善开导初学发意求大乘者,令不怯弱。

    这是第二科:慧辩胜,他的智慧和辩才是殊胜的。

    “又是菩萨,名为善安慰说者”:又者这一位菩萨,他有一个另外的名字,叫“善安慰说者”。这个本来是个“说”字,但是在这儿应该读个“说”(音“税”),读入声。说(音“税”),就是说(音“税”)说;就是很会说的,说得你没有办法不相信的。不是像我现在跟你们讲经,讲了这么久,还有人不生信心,因为我不会说说你;要是会说说,像地藏王菩萨那么大的智慧辩才,就可以把你们说说得相信了。安慰,就是你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,到那儿给你讲几句好话。好像你心里不高兴了,和你讲一点笑话,令你生一种欢喜心来,这叫善安慰说者。他辩才无碍,无论任何人听了,都听得非常欢喜,都欢喜听。

    “所谓巧说深法”:就是人所说的,他用善巧方便的方法,来讲说一切的深法。深法,他是用很浅的道理,把很深的佛法就讲得令你明白了。这叫深入浅出,用很浅显的道理,令你明白这个很深的道理、很深的佛法。

    “能善开导初学发意求大乘者”:他能以循循善诱发心想求菩萨道、行大乘法这种初学佛法的人。循循善诱,就是用种种的方法来令你发菩提心,令你生无上菩提的信心。初学,就是好像你们各位现在学佛法,这都是初学。

    “令不怯弱”:令他不怕。不会说:“喔!这菩萨道很难行的,我不能发这个菩提心,我做不到!”或者说是:“舍利弗都不能行菩萨道,何况我呢?我这一个初发心的人,不能行菩萨道的。”这样子就叫怯弱。那么地藏王菩萨对于初发大乘心的,他就帮助他们来发大乘心,鼓励他们,令他们不生恐惧心、不怕菩萨道难行。所以地藏王菩萨对我们众生太慈悲了,帮助我们众生的地方太多了!

    F3. 结答

    以如是等因缘,于此世界,众生渴仰,受化得度,是故我今令彼说之。

    这是三,结答;结束了这个问题,来答复坚净信菩萨的所问。

    “以如是等因缘”:因为像这样子这样多的因缘。就是像前边他的慈悲愿也殊胜,他的智慧辩才也是殊胜的,还有其他种种殊胜的善说诸法、权巧方便这种种因缘。“于此世界,众生渴仰,受化得度”:在这五浊恶世,所有一切众生,都对地藏王菩萨好像渴了要喝水这么样地盼望仰慕,希望得到地藏王菩萨的教化,好离苦得乐。渴,好像渴了要喝水;仰,是盼望,是希望的意思。“是故我今令彼说之”:因为有上边这种种的因缘,所以我现在要地藏菩萨 答复你这个问题。

    那么,前边所讲的文是序分;现在讲序分已竟了,向下讲就是正宗分。

    A2. 正宗分(分三)
    B1. 启请 B2. 演说 B3. 获益

    今B1

    尔时,坚净信菩萨既解佛意已,寻即劝请地藏菩萨摩诃萨言:“善哉,救世真士!善哉,大智开士!如我所问,恶世众生,以何方便而化导之,使离诸障,得坚固信?如来今者,为欲令汝说是方便,宜当知时,哀湣为说!”

    这一段文是正宗分。这正宗分又分出来三大科:第一,就是坚净信菩萨启请;第二,就是地藏菩萨来演说;第三,就是一切听众得到的利益。现在这是第一科,就是坚净信菩萨来请法。

    “尔时,坚净信菩萨既解佛意已”:当尔之时,坚净信菩萨就明白了为什么佛叫地藏王菩萨 答复他这个问题。以前坚净信菩萨不明白佛为什么不自己说,而叫地藏菩萨说这种方便法门,他生了一种怀疑;所以佛就向他解释,解释地藏菩萨的悲愿是与人不同的,他的智慧辩才也比其他人高。现在他明白了,“寻即劝请地藏菩萨摩诃萨言”:寻,就没有待很久。随即他就劝地藏菩萨,请地藏菩萨这个大菩萨来说法;他就说了:

    “善哉,救世真士”:好得很,你这一位大菩萨!你真正是一位救世的大菩萨,不是个假的菩萨。你是个真的,现在我真认识你了!佛这样赞叹你,你这个慈悲的愿力是太大了!“善哉,大智开士”:啊!你真好得很呢!你这位大菩萨!你是有大智慧、有大辩才的一个开明之士,你是个开大智慧的一个人!

    “如我所问”:好像我以前请问释迦牟尼佛所问的,“恶世众生,以何方便而化导之,使离诸障,得坚固信”;现在这五浊恶世的众生,应该用什么方便法门来教化他们,使令他们离开他们的业障,得到坚固心呢?

    好像我们信佛,有的时候就生出一点信心,有的时候这信心就没有了。这为什么呢?就因为没有坚固信;你若有坚固信了,永远都不会变更的。我信佛,就由生至死,我一定要信佛,我一定要为佛教来服务,我要做佛教的一个真正的护法;不要马马虎虎的,不要那么今天这样子,明天就变了。不可以的,你这一变,就没有坚固信心了。

    “如来今者,为欲令汝说是方便”:释迦牟尼佛现在向我说,是应该向你来请法,请你来说这个方便的法门。“宜当知时,哀湣为说”:你现在应该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,慈悲哀湣这一切的众生,来为众生说一说这个法!

    * * *

    上个礼拜五,果进发心供养;她就问我,是等到礼拜天供养、还是礼拜五就供养呢?当时我告诉她:“你今天供养和礼拜天供养是一样的,因为礼拜天很忙的;虽然说是佛诞是礼拜天,你有这种供养的心,早一天供养,早一天得到这个功德。”于是乎,她就把她去做工赚的钱拿出来供养;供养了大约是一百四十块钱,我记得不知道是清楚不清楚?

    那么发供养心了,把这个手袋就空了;所以礼拜六遇到土匪,把手袋给抢去了,就没什么大的损失。我昨天问她:“如果我叫你等到礼拜天,你这钱大约就会没有了吧?”她说:“是的!要是等到礼拜天,就没有了供养,供养土匪了!”

   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呢?因为我早就告诉你们这些 girls(女众),要有一种团结性;回去的时候最好大家一起回去,不要单单一个人走。单单一个人走,他看你单单一个青年 girl,就会欺负你;你若多几个人,他就不敢。我早就告诉你们这个情形,我在想像中,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种的问题;因为现在不是说 mission(米慎)区不好,就是任何地方都是这样子的,这三藩市还算好呢!你若到纽约、到其他的地方--罗省(洛杉矶)比这儿乱得更厉害!所以我们以后每一个人听完了经,要小心一点!

    那么,我看今天果前做这个房,快点把这个房间做好了;你们哪一个 girl 愿意搬到这地方来住,比较安全一点。但是在没有搬来以前,你们大家应该有一个团结;互相照顾,你照顾她、她照顾你,不要一点团结性都没有!

    果进或者在前生--虽然她今生很老实,很认真修道,也发心供养;她所赚的钱完全都供养了三宝,自己也舍不得吃、也舍不得穿、也舍不得买好东西,这是很诚心的。不过在前生,或者也抢过人东西,所以今生被人抢去了;虽然是这么样讲,但是若小心一点,也就不会有这些个问题发生。这是因为不小心!

    有的人就说了:“她不止赚一百四十块钱哪!她赚的比这个多!”我知道比这个多。她每一个月供养两次,并且还另外给租;所以她自己没有什么钱留,都是很认真的,一点都不马虎的。我觉得她很诚心,对于三宝的心,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真;我相信,她求什么愿,一定能遂心满愿的。这三宝一定会知道她这个真心,是一点虚伪都没有的,完全是真心来护持三宝、供养三宝、恭敬三宝。本来我知道她不愿意我对你们大家讲这个;但是因为有这种特别的因缘,所以和你们大家讲一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