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占察感应
  • 轮相含义
  • 占察教程
  • 缘起

    开经偈
    无上甚深微妙法 百千万劫难遭遇
    我今见闻得受持 愿解如来真实义


    佛教丛林里头,无论有多少人,也听不见有一个人讲话。为什么呢?因为在丛林里头住的人,都是用功修行的人,没有时间讲闲话;就是重要的话也很少讲,讲话就令定力散了。所以真正修道的人,有的时候你问他话、和他谈话,他不讲话的;这你不能怪他,说是他没有礼貌、他对你不客气。不是的!因为他是用功的人,用功的人很少谈话的。因为他一谈话,就会生了妄想;一生妄想,定力就不集中了,就不能有一种定。

    这个定,是行、住、坐、卧都在定中,不是说我打坐的时候像入定;无论你做什么事情,你都不打妄想,这就是在定中。你能长在定中,才能生出真正的智慧;你不在定中,你真正的智慧不会生出来。真正的智慧生出来,你就没有一切的执着,什么执着都没有了!在丛林里头,你谁讲话,这就是打其他人的闲岔,令人不修行不用功;所以很少很少讲话的。除非在客堂里头当知客的,有人客来,他要讲话;没有人客来,他也是不讲话的。

    在一早起身的时候,要比人家起得早,不能比人家起得晚。譬如打叫响:在五点半钟打叫响,自己觉得要是时间不够的话──有很多人都用厕所,或者洗脸、洗手啊;那么洗手的地方也不够、厕所也不够,所以洗脸的时间也不够了。那么怎么样子呢?就是在没有打叫响以前就起来;或者五点半钟打叫响,你可以五点钟就起来了,比人起来得早一点,你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完了。那么起早一点要很静,不要做出很多的动静, too much noise(很多的噪音),令其他人也睡不着。

    那么你说:“哦!其他人睡不着,也可以就跟着我一起起身了?”可以是可以,但是有的人他不愿意那么早起身;你令他睡不着了,他就生瞋恨心,就想:“真讨厌!我还没睡醒,你就令我不能睡!”心里生了烦恼,对你也没有益处,对他也没有益处。那么,因为你自己愿意早起来,所以你不能瞋恨其他的人;其他人不愿意早起来,他就会生瞋恨心了、就生烦恼了!

    我记得我到庙上出家的时候,住在丛林里头;一般的人都是四点钟起身,我在两点钟就起来了,我做我所应该做的工作。佛前应该点灯、应该把香上好了,在将要上殿的时候,佛前一定要有香。那么要念香赞,檀香炉一定要把它点着了它;若不念香赞,就不必。这个叫香灯,管理佛前的清洁;出家人就叫香灯师,在家人就叫香灯的居士。

    佛前总要干净,用完了的火柴盒不能还在那个地方放着;用完了,没有火柴了,一定要把它拿走了它。你总放在那个地方──我没讲吗?那像一个 garbage(垃圾)地方似的。用火柴也不能用用这盒、又用用那盒;尽一盒来用,用完了再拿另外一盒出来,不能在香炉前边摆了四、五个火柴盒。这四、五盒在摆香炉这个地方,已经就占了很多的面积,所以这一点各人应该注意!

    我们现在在西方,建立这一个真正用功修行的道场;无论什么事情,都应该做其他人的榜样、做其他人的领袖,不能叫人家跟着我们学邋遢!

    在早课,要是没有什么毛病的,大家都应该做早课;要是有毛病的,应该跟一个人打个招呼,叫告诉一声。好像果前前几天,他说和这Toilet(马桶)开了大会,就愿意亲近那个Toilet;他就告诉果先说,今天没有时间做早课,因为要和厕所开会。结果他就开了很多次会,问他开了有什么成就?他说没有什么成就;这个会开得是如是而开、如是而闭。那么都要告假!

    因为我们修行的人,对佛没有什么表示,只可以在早、晚课表示自己一点恭敬心,所以一定要把这个早、晚课看得很重要。虽然这是一种仪式,你要是有一种真诚的心,也能得到诵经的三昧、诵咒的三昧、念佛的三昧;都可以得到,只有看你诚心不诚心!当然天天你拖拖拉拉地走在人后面,人家大家都上殿了,念了一半你才来,那你怎么能得到三昧呢?所以这一点,各人都要注意!

    那么早些起来、同时起身,或者稍微早一点可以,不可以晚了;晚间可以早一点休息,在 lecture (讲经)完了之后,你早一点休息。早一点休息,你就会早起身了;你因为睡得晚,你一早就起不来了;或者你晚间再打一点妄想,那一早也不能起身了。我们以后的规矩,是晚间九点半钟就可以休息了,最晚到十点钟,大家就应该关上灯。你愿意打坐,在自己的所睡觉地方可以打坐;愿意睡觉,那也是欢迎的。所以各人都要特别注意这点!

    在我们这儿住的人,若没有特别的情形、特别的事情,在九点半钟一定要回来,因为十点钟我们这儿就把门关上了;关上门的时候,外面来的人我们也不开,里面出去的人也不能开。就是在这儿住的人,过了十点钟不回来;就可以在门外面这么或者坐一宿、或者睡也可以的。

    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,你也跑出去很晚回来、他也跑出去很晚回来;人人都要休息、人人都要用功的,没有那么多人给你看门口。或者你有特别情形出去,你和一个最好的朋友说,你告诉他:“我今天要晚一点回来,请你给我开门!”这样子,你晚一点也可以;有特别的情形,你若告诉庙上一声,庙上也可以有人给你等着开门。这是各位应该知道的,庙上和在家里不同的。

    那么外面的居士呢?在九点半以前,最晚到九点半,就应该回到自己家里去,不要在这儿;因为在这儿大家都要休息了!这是大家应该知道的。

    还有做完了晚课,因为我们这儿太忙了,所以有人还去做工;等到把这工作做完,就是到暑假班的时候,开讲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谁也不可以做工,都应该认真来研究佛法。

    在现在要讲这部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,我想或者下个礼拜天开始;今天是礼拜四,礼拜五、礼拜六,礼拜天晚间就讲这部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。在Chinatown(中国城)那个地方讲经的规矩,你们现在到这个地方都忘了,都不知道这个规矩是怎么样的了。我并不是希望你们给我顶礼,我最讨厌人顶礼的;为什么?因为我没有道德。人家给我叩一个头,要是有福报的人,我就受不了;没有福报的人,勉勉强强还可以。好像若有一个皇帝来给我叩一个头,那简直的──或者就受不了了!

    那么在Chinatown(中国城)那儿讲经,讲了这么久,你们都知道这种规矩。在没有开经以前,就是法师上法座。你们记得这个!不是现在我叫你们给我顶礼,以后有法师讲经的时候,都应该这样子的。譬如外面来了一个法师,你们一点规矩也不懂。在法师没有讲经以前,就应该念一个〈钟声偈〉;我们这儿从来也没有念〈钟声偈〉,因为以前我知道你们各位都不会。那么以后;你们现在都会 铛铛噼,会打啊、唱的,就是念的都可以,现在可以唱这〈钟声偈〉。讲经之前,法师上座,念〈钟声偈〉,说:“钟声传三千界内,佛法扬万亿国中;功德祈世界和平,﹝我们改它“祈法界和平”;我们都要大的。﹞利益报檀那厚德。”偈子是唱着念的,有的唱得非常之好!

    我在天津,倓虚老法师在那儿讲《楞严经》;那个唱〈钟声偈〉的维那,唱的声音特别宏亮,甚至于在一个mile(哩)以外,都可以听见他那个声音,唱得非常好。唱〈钟声偈〉完了之后,就说:“顶礼法师!”这个法师就说:“不为礼!”普通都是这样规矩。那么虽然说不为礼,这个居士还是一样礼拜的;有的就在他那个座位上拜,有的就是走出来到佛前这儿大展具,向这个法师顶礼。就好像请法那个样子,但是他就是叩三个头,不是跪那儿求。那么这是一开始,讲法完了之后,这法师下座向佛三顶礼;完了之后,就说:“礼谢法师!”然后再说:“送法师回寮!”果逸对这个很熟行的,她做过很多次了;不过都还是个美国式的,不是个中国的样子!

    那么,我们现在也不要用中国的样子,也不要用日本的样子,也不要用美国的样子;我们是“法界的样子”,将来令每一个国家都跟着你们的方法去做去。因为你们都把它翻译成英文,将来西方人都跟着你们来学了,你们做一个创作者。

    早晨早一点起身,晚间早一点休息;这叫“朝起早,夜眠迟。老易至,惜此时。”说“夜眠迟”,我不主张夜眠迟;迟,也就是晚,迟晚一点。我主张晚间早一点休息;你晚间不休息,早上就起不来!并且每个人还要修自己私人的功课。或者修〈四十二手〉、或者诵〈楞严咒〉,或者念《金刚经》、《弥陀经》、〈八十八佛〉之类,各人自己选择。无论做什么工作,一定要把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诵经、持咒这些个私人的功课做圆满了它。你修行,差之丝毫,谬之千里;差一点,就离得很远了。

    我们共同在一起,一定要有一个共同的规则;这个规矩不是你的规则,不是我的规则,不是他的规则,是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。我本来老实告诉你们:这个做住持的,早晚课愿意去做就去做,不愿去做就不做。那么我看你们都要学住持、都要做这住持了──都愿意去做就去做,不愿意去做就不做;所以我一想,我这个命苦的住持,还是不管他们做不做,我来做!所以现在每一天早晨、晚间做功课的时候,我都来和你们随喜一起做。

    可是做,有的时候因为我年纪也老了,和你们这一些青年人比较,是不行了;又兼收了一个打师父的徒弟──我在那儿也做工,果前就把那个凳子推倒,把我脚打得天天都很痛的。不过我也不会生瞋恨心,说:“这个徒弟最坏,不要他!”因为这也是叫我来忍辱呢!而且他又不是故意的,是无心的;无心是没有过错的,就诸佛菩萨也不会责备他的。但是,你们不要学他这个无心的样子;你们若学他这个无心的样子,我就要多痛几次了!

    所以我虽然脚痛,还是一样和你们来做早课、晚课,绝对不懒惰的;因为我若懒惰,你们大家都要做这个“住持”了──比丘也要做住持、比丘尼也要做住持、优婆塞也要做住持、优婆夷也要做住持。那么多的住持是不行的,所以我就辛苦一点,要来随着你们大家一样做早、晚功课。我宁可痛得厉害,我坐在那个地方休息休息;你们大家在前面有的人会看见、有的看不见,因为我就在后面,懒惰一点也可以。

    你们唱到“利益报檀那厚德”,最后面这“厚”字要很长很长的声音,也很大的声音。

    今天我看见这佛前供了有两包 cheese(起士、乳酪),又有大约糖果之类;怕老鼠给吃了,他又把它拿到上面。想不到在这上面,老鼠也找得到。今天也没有了!这个佛堂是要小心一点,有老鼠能吃的东西,不要往那儿摆;往那儿一摆,你就是收得再高的地方,也会没有了。所以我说老鼠会闻味,你们不相信;的确的啊!你吃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,有味道它就会找着!

    有人告诉我不是老鼠偷吃去的,是这个“大老鼠”拿去供众了。无论大老鼠、小老鼠,放在这个地方都能找的到;这是很不容易的,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。凡是老鼠爱吃的东西,在佛前不要放那么久,就是 cheese 虽然有纸包,它也可以咬坏了来吃;所以对于这种性质的东西,供完随时就拿走。你比如谁拿来供佛,你可以上上香,上完香就叩头,叩完了头,随着就把这个东西拿走;不要摆在那儿时间久了,免得佛堂里引来老鼠。

    比如我们这儿念念佛,那个老鼠出来找东西吃;有的人怕老鼠的,就会吓得呱呱叫。所以你们各位对这一点要注意。为什么我这样讲呢?因为我听那个Nordeley(译音)说,以前我们佛堂里头人很少的,老鼠就很多;她去拜几次佛,都看见那个老鼠跑到那个 garbage can(垃圾桶)去吃东西。她就说那个老鼠很守规矩的,佛前摆的这个供,无论是吃的东西、点心,它不去吃去,它就到那垃圾箩里头去找东西吃。但是这种守规矩的老鼠是很少的,不守规矩是很多的!不是它守规矩,或者因为供桌高一点,它还没有找到;或者这个老鼠的嗅觉不太聪明,所以找不着!

    我们现在新成立这个佛殿,希望没有老鼠进来;所以在佛前供的东西,时时刻刻都要小心一点!说是:“老鼠也是众生,你要度众生、利益众生,它既然想要吃,为什么不给它吃呢?”有一个人这样给老鼠做辩护律师,给老鼠来辩论。这个辩的理由是很充足的、有理由的;可是我们佛堂是供佛的,不是供老鼠的。老鼠想要吃东西,可以到厕所或者是 kitchen(厨房),或者是其他人吃东西,或者放东西的地方;这佛堂是不准老鼠吃东西,所以我们对这一点要知道!这个给老鼠做辩护律师这个人,这个理由也不成立,也是不能胜利的。

    那么这个佛堂现在是新开始,佛堂的门也就快做好了。这个门做得是又庄严、又坚固、又伟大,我用手活动活动,没有法子把它活动得了,是很坚固的,做得是不错的!本来今年我们前面这个门,应该选一个好的时候来安门。我昨天对果前讲:一早起一点钟到五点钟,这个时候是很好;可是这个时候太早了!因为这个门是做在外面,不是好像佛龛做在里面,外面看不见;如果一点钟就开始做外面的门,来回走路的人就会说:“你们这干什么呢?”他会以为我们这有什么与人不同的情形,所以在这个时候不适宜做。

    那么其余的时候,就是等一等两点到五点的时候,这个期间是安门最好的一个时候。这个门,虽然是三个门,但是我们叫“不二法门”,你看这是很妙的!很不可思议!我们这个门建立好了,我们人来回走,就是从这边这个门了;把那边那个门锁上,把 office(办公室)里面那道墙也打通了,那个 office 地方又多一点。这是现在的工程,就做得差不多了!

    这个厨房、厕所一做好,我们就不做了!把那个房很快就做好,到暑假班时候,决定就不做工了;任何工作都停止,做好也要停止,没有完成的,在这个暑假班期间也不做了。或者过了这个暑假班,有什么不圆满的地方,再稍微做一做它。决定不可以做到五年、或者十年、或者二十年!住可以住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,在这儿住、修行;那做工就不可以做那么多年。因为我们是修行的,不是做工的;天天都要修行,要用功办道,有很多的人,都等到这儿来开悟,从这儿要成佛呢!所以我们的工作,大概就要这样停止了。

    今天晚间就开始讲这部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。本来我这几天想看看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的注解,也没有时间看,这几天心情也不太好。我今天对你们讲,不是讲笑话,真的就想找一个人打一打,就好了;但是找来找去,也找不着可打的人。我想要打这个人,骂他几句他也不出声,就算了;想要打那个人,我以为骂他他要驳我嘴,那我就可以打他几巴掌,也没有人出声。大约都知道我要打人,都不讲话。那么今天就碰到果地,我就跟他说:“我要打你!”他是很欢喜要挨打,把帽子摘下就来了;但是我看他一来了,我就跑了!哈!

    今天晚间讲这部《善恶业报经》,我本来想作一作恶给你们看一看;虽然这个恶也没有作成功,但是善也是没有的。不过我虽然没有作恶,也没有作善;但是你们听《善恶业报经》的时候,要小心一点,小心不要作恶!小心要作善!

    本来说是礼拜天白天讲《大乘起信论》,《大乘起信论》等下个礼拜再讲,这个礼拜天不讲了;本来可以讲的,但是我听念这个钟声偈念得不太好,所以就不讲。以后无论哪时候讲经,我听念这个钟声偈念不好,我就不讲了,我就罢工;这样子,你们就知道为什么法师不讲经,是因为钟声偈子没有唱好。今天的这前三句唱得都过去,就最后一句唱的声音短一点。

    为什么讲经要唱这个钟声偈?我今天给你们讲一讲这个钟声偈。钟声偈,果先那天翻译了一个 human beings(众生);这不是 human beings,这是钟声,敲的这个钟。

    这个钟声虽然就在我们佛堂里面,但是它可以远远传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内--没有说传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外去;那么释迦牟尼佛的这个佛法,要弘扬到百千万亿那么多的国家里面去,令那么多的国家里面的众生都听闻佛法、明白佛法,依照佛法来修行而成佛道。

    这讲经有功德,这功德做什么呢?以这种讲经功德,来祈祷世界和平、祈祷法界和平,求法界平安无事;以这种好处,报答施主的这种很优厚的德行。讲经要有施主、有护法,这护法叫“功德主”,又叫“施主”;施主他布施了,我们讲经的这种功德也回向给这个施主,令这个施主也得到无边的利益。这是这个钟声偈的大概的意思。

    所以在每逢讲经的时候,都念这个钟声偈子;念完了钟声偈,维那说:“顶礼法师!”也是唱着说的;若有谁愿意给法师顶礼就顶礼,不愿意顶礼也不要勉强。然后大家坐下,请法的出来请法;没有请法的,法师就开始讲经了。这是没讲经之前的情形;等到讲经完之后,大家都顶礼这法师,说是“礼谢法师”。

    再这个钟声偈子,方才我说念得不太好,但是也很好、也过得去。为什么呢?在这儿从来也没有听过唱这个钟声偈子,就能唱得这样这也很不错的,很难得了!我希望在这个“难得、很好”之外,希望更好!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,你想要看这一千里远,你再上高一层楼,看得就更远一点;这也就是“百尺竿头重进步”这一个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