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占察感应
  • 轮相含义
  • 占察教程
  • (四)奢摩他观心和毗钵舍那观心

    海云继梦和上
    大华严寺中和道场
    2017年4月20日至22日

    今天我们要跟各位谈的,是我们大乘佛法中的一大谜团,是大家都喜欢谈,而且谈得兴高采烈,同时呢,每个人都不知所云,就好像我们到动物园去看,鸟笼里面几千只鸟,几百种,大家都在叫。我跟你讲,没有一只知道对方在叫什么,然后它也叫得很高兴。

    大乘佛法中禅宗的这个部分,就有点类似这种状况,每一只都在高鸣不已,然后个个都不知所云,不但不知道它在讲什么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。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?我们首先把它厘清,给你看看,难得有几个所谓高手,他们会了解这种心境,但是说实在,也很难讲清楚。

    这里谈到两种观心法:两种观道,就前面讲的唯心识观真如实观必到色寂三昧或心寂三昧,而后乃能入二种观心,此中由色寂三昧入观心法,心路历程长,境界多,心性转化的层次多,而由心寂三昧入观心法,多是不动如山之言。

    所以这两种行法的人是不同,当这两种行法的人在一起的时候,那不是文人相亲,真的是彼此都瞧不起对方,瞧不起对方是不对的,你必须尊重对方。

    你要留意到第一个,色寂三昧的人,我们跟各位讲过,他大部分都是第七未那识的人,他沉稳内敛,他一再摸索那个过程,然后他会很仔细的做记录,情况很清楚。那修真如观的人,他有一种情况,他容易是第三分别意识强的,所以他一看状况,他马上就反射出来,就爱现的人,这些人通常是不会成就。但是这些人也有真正的人才,他很敏锐,但是他能够厉行,这个就不得了了,他这个是真的大鹏,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,他很厉害,他仔细在看,所以他就是不动如山,他一看准了:对,就是这样,他一冲就过去了。云过九重天,他有可能。

    所以你看不出这种人的冷静,我们要讲的是,这二种成就者,他是会彼此欣赏的,但修唯心识观的人,他在仔细在描述那过程的时候,真如实观的人会检验他。这个时候讲的人是很仔细的,很负责的,听的人呢,也很仔细在检验,这个叫作相扣,那个撞击的火花是非常精彩的

    这两种人呢,是我们公案里头记载的人,这两种人呢,要碰在一起的概率非常少,因为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,这个人未必出现。这个人出现的时候,这个人未必出现,当两个都出现,碰在一起,那概率就更低了。所以我昨天跟各位讲,成就者有三万人,记载为什么只有1750人?因为那概率太小了,大概是二十分之一而已,就这个成就的,这个没碰到;这个成就了,这个没碰到;两个都成就,两个还没碰到。两个都成就两个要碰在一起,才有可能,所以我们看到大概只有二十分之一。

    所以有些时候我们碰到这些是指成就者,那没成就的就麻烦了,来果禅师在打禅七的时候,就遇到这么一个,一个老参,听说还是一坐三十年的,老参,学禅参加禅七,因为出家人有个毛病,喜欢禅七的就喜欢禅七,喜欢佛七的就喜欢佛七,喜欢闭关的就闭关,喜欢拜忏的就拜忏,喜欢法会的就赶经忏。

    他们都有一种脾性,这老参也是一样,他喜欢打禅七,这一次来果禅师碰在一起了,这个也是爱现,他跟他讲说:“我开悟了。”

    他(来果)说:“怎么开悟?”

    老禅说,“我们禅宗有三关,你知道哪三关吗?”

    “他一楞,这还要你讲,谁都知道啊。”

    这老参看到来果,楞在那里,说我就知道你不知道。第一关山海关。差点翻倒,山海关是三关之一,关内没错。第二关生死关,他说这还差不多,不管对不对,生死关总是对的。第三关嘉峪关

    他知道他在讲什么,我肯定他自己都不知道讲什么,他反正有三关,我逗一逗就三关,来果禅师是明眼人,他当然知道啊,他当笑话讲一讲,这告诉我们,你要留意,要不然你就跟刚才如来神掌一样,我要英雄救美,等一下就被揍一顿。这个禅门有三关,就是英雄救美人的那种心态——爱现。

    我们是很明确的告诉你,现在来看,你到了色寂三昧、心寂三昧以后,要进入奢摩他观心,通常是讲奢摩他,观心不讲,我们是把它并在一起,为了说明起见,一个叫毗婆舍那观,通常奢摩他观是可以跟真如实观连在一起,毗婆舍那观是跟唯心识观连在一起,这个是从上师指导的时候,可能这样指导会比较快,他自己本身是修唯心识观的话,他就唯心识观跟毗婆舍那观加在一起。所以你在外面会遇到毗婆舍那禅,其实四念处禅也是这一方面的,内观禅也是这一方面的,他们是同一个系统的。

    那奢摩他观心就没人讲了,没人敢说了,因为这是一个直截了当的行法,他没有办法琢磨,他举头瞬目那都是禅迹,那就没办法讲了,那高手对高手,你只能够说他们都在云端里拂尘甩来甩去,那就没办法说,我们还是从奢摩他开始跟各位讲起。

    奢摩他的意思,你念这个音,稍微留意,就是samadhi,直接就修三摩地法,就对了。要修三摩地法他的实际指导是从三摩呬多,三摩钵底,到三摩地,这三个词在我们中文的翻译里头,就搞不清楚,每一个人都翻的都不一样。我们取用的不是偏向谁,因为一个菩提流支翻译的,玄奘大师翻译的,实叉难陀翻译的,这三个词都不一样。等持、等至、等引三个,三摩呬多,还是三摩钵底,还是三摩地呢?个人的用词不一样,但都有一个叫等,等是齐等的意思,平等的意思。

    等持、等至、等引,这些大德在用的时候,解释不同,出入很大,那我们因为定慧等持,定慧等持我们就取用samadhi,三摩地就等持。这不是对不对的问题,因为我们都叫等持,那你叫并举也可以,教观双举也可以,福慧双修也可以,就这两个要同时具备就对了。

    那么具备的过程里,他有一种等持,其实不能叫作samadhi,samadhi来讲的话,应该叫等至,同时到达。所以这里头等引比较像三摩呬多,等持比较像三摩钵底,samadhi就等至,同时具足,具足就完成了,所以等至。

    应该来讲,用意是这样诠释,但是历史上在用的时候,每个大德讲的不一样,所以我们也就不作评论,但是你了解这样就好。

    那么三摩呬多对我们来讲,三摩呬多这个词,是有定的意思,就刚进入的时候先从三摩呬多来定,那么观是配合,所以比较像我们讲的,轻安工程里面的禅定觉受工程,这个时候只要要你一直prana增加就好,那个智能就跟着上来,它是引,引它上来。

    等持比较像内心定工程,两个都要,既要内摄工程,又要内观工程,当它合一以后,就叫samadhi等至,两个都到了,两个等量就相等,同时都到达。这个时候才开始参禅,所以这三个词是不太一样。

    那么奢摩他这个词,其实是samadhi的意思,我们中国到处翻译都不一样,我常讲,那个耶稣是什么念的,我们怎么翻成耶稣?那是老广跟葡萄牙人的杰作,葡萄牙人发音然后再加上老广发音,写成中文出来就叫耶稣,这个字不是这样翻的,你凯撒怎么翻成凯撒?你再怎么翻英文也不会差那么多,但是你经过葡萄牙人转给广东人,那就变这个音了。我们念吉隆坡,吉隆坡怎么念,英文也不叫吉隆坡,吉隆坡的吉台语怎么发音?那就变K发音了,所以吉隆坡,吉(ji)祥不是吉(kit)祥,对不对?

    所以你要知道这是区域方言所至,不是对不对,因为那群人就是这样发音的,奢摩他有这种意思,他是音译,音译就麻烦了,牵涉到历史时空变迁,还要看那个大德是哪里人,知道吗?因为他是广东人,所以就叫耶稣就叫凯撒,假如那个时候是叫西安人翻译,我想不会翻这个音,不会翻这个字出来,所以历史上要留意到,他是这个意思。

    一、奢摩他观心:此观心法乃于内心定中,经内摄工程中隐性激发正能涌动时,只要凝视,虽有根尘之相,凝视中无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等四相,亦无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等四见,且无三心。(过去心、现在心、未来心),凝视中内心不攀缘,于诸境界但能于是境、非境是名为境的保持,(都是《金刚经》的,我把《金刚经》的语言模式,帮你整理出来,这三个语言模式。因为三心只有讲过一次,所以这时跟你谈论,这一个法你通过了,其实《金刚经》就毕业了。)如如不动是为内心不可见相,如是真如之心,圆满不动,无来无去、不生不灭,是名真心,真心离分别故。

    这是从奢摩他心的这个部分,我跟各位讲,你直接就从这里下手,所以这里头通常没什么好说,因为无相无见,你还说什么?一说开口便错。

    这个是从真如实观到奢摩他观最直截了当的一条路,你必须根器非常利,你这个基本的心理准备要有,假如没有这种认知,这地方你很难着手,这第一个。

    第二个是毗钵舍那观。因为假如有机会,我们到禅堂内部,那这个部分我们会跟各位交待得很清楚,一个一个来,从三摩呬多,到三摩钵底,到samadhi。

    三摩钵底现代人翻译英文书籍的时候,三摩钵底叫做有种子三摩地,三摩地叫做无种子三摩地,那不是多余的吗?为什么叫有种子跟无种子?三摩钵底是三摩地的前行,前因。换句话说,三摩钵底就是三摩地的种子,它是灵性的雏型,那么三摩地是灵性成熟,所以从三摩地开始,分六个三摩地。所以到三摩地就叫什么——入法界,所以你要完成三摩地,没那么容易,它等至以后,进入法界,它有六位行法。

    我们讲行法是讲动词,它有六个行法,可一般翻译包括梵文里头,他们都倾向于用名词。我个人是觉得,用名词你不好修行,六位行法你就知道是六个行法,但是你假如是用名词的话,就六个阶段,怎么修你就不知道了,这是有所不同的。

    那毗婆舍那是一个次第比较清楚的,它是有次第的,不像奢摩他,没次第,就一超直入,所以我们禅宗里头讲,什么明心见性、一超直入、虚空粉碎,其实你要知道,这里头讲的大部分都是奢摩他观。那么奢摩他的人,他会瞧不起、甚至于会欺凌,霸凌,有文化歧视,行法歧视,歧视次第行法的毗婆舍那,毗婆舍那也有一种缺点,叫做绕舌,它确实是绕舌。像我们这样讲就很绕舌了,我跟你讲,这个东西分得那么清楚,奢摩他观的人是不管的,啰嗦。

    事实不是这样,是没有错,只要用语言、用逻辑表达,都不是事实,它只是个方便。你要记得,我们讲的都是方便,让你了解。所以在这个时候,会常常举例子,你好容易了解,可是你在运作的时候不容易,因为运作的时候是总体性在运作,就像小孩子,他吃奶就好,其他不要管,他只要吃奶,他左手就会长大,右手也会长大,脚也会长大,五脏六腑也会长大,会成熟,他只要吸奶一件事就好了。可是你会讲,真的吗?有那么好吗?那你回家自己吸奶好了,你一定会营养不良。

    那是指初阶那个时候,他是没有办法分开的,他不可能说手先长完毕以后,再长脚,不可能啊。他同时全方位是整体来的,可是当你用到语言时候,就麻烦了,语言一定是这边讲完,再讲那边。那你的脑筋会被误导,一定是他先讲左手,左手先长,然后再讲右手,你看右手后长,可是他不知道先讲右手,再讲左手,那你就倒过来了。

    所以语言都是方便,透过方便你要进入到本体里面,真实里面,这才是关键,修行你要懂得这个部分,所以有时候会跟你讲很简单,有时候跟你讲不简单,你就会“到底是简单还是不简单”?这个就是大脑的作用。所以实际在运作的时候,是没有这些状况,你懂得依体起用。

    二、毗钵舍那观心,此一观心法是完整版的用心法门,或称心到法门,但此一心法,世人多停留在识心作用的正向作用上。识心作用就是妄心,妄心有正向的作用,跟负向的作用,贪嗔痴慢疑这个就是负向的。你立志,这是作意,勇气、担当,我要持戒,我要布施,这些都是正向作用。正向还是在作意,作意还是识心。这个你要注意到,而修行是从正向开始,虽然是妄心,妄心的正向作用开始,所以刚开始学,我们都是把妄心的负向作用,给解除掉,你要记得,这是第一阶段。

    第二阶段是妄心的正向作用也要不用,你留意到这两个,这是不同的两个阶段,第一个是杜绝负向作用,然后用正向,第二阶段正向也不用。知道吗?正向也不用以后,你才能进入真心,因为正向、负向都是妄心,可是你从修养来,一定负向作用不用,这就是修养,只用正向。修养完成了以后,那这个正向也不用,那才进入修行。所以这个部分你要弄清楚。

    若此,则属人天善法的修养,不是修行中真心的心法锤炼。我们把这个跟各位交待清楚了。

    毗钵舍那观心分二层次,(现在开始训练要分二个层次),先遣尘境(所),次遣能(妄心),唯妄能妄所双遣,始能显出真心,若不双遣二妄,无以证真心也,此一行法至谓之虚空粉碎了——破参。

    那你能不能双显呢?我跟各位讲,修毗钵舍那观的人,会破参,不知道破参。修奢摩他的人,破参他会感觉到,他会一下子:啊~啊~啊~,虚空粉碎了。那么修毗钵舍那观的人:噢~噢~噢~,他的虚空粉碎就像碗,先破成两半,然后破成四半,然后一直破、一直破、一直破,粉碎了,他是这样子。那奢摩他观的不是,他一下子“啪”就全粉碎了。所以你要看精彩,奢摩他观比较精彩,大概我们所见到的《景德传灯录》上面,公案语录里面登记的,那个大概两千则,这些公案都属于奢摩他观的部分。

    那么其他的部分,都属于毗婆舍那观,他是个渐进式的,这两个性格真的有很大的不同。现在我们再看。

    一、如何遣境:毗钵舍那观心与奢摩他观心最大的不同,在于奢摩他观心是直接扣住真心,不观心识,不观尘境,但观真心的本质(古称心性)。这就很简单的跟你谈出来,但是你扣住真心没那么容易。就好像那个柱子,都是肥皂,你要爬上去,不知道摔多少次,到最后你会发现,我用指甲把它扣住,那就抓住了,可是你的指甲好像猫的爪子才有用,不然你抓住它还是滑下来,当你抓到你的手指头能够扣住,那滑滑的那个柱子的时候,大概你这十个手指头已经烂掉了,对不对?

    这个功夫要怎么锻炼,你是自己的事,但我要告诉各位的是,扣住真心的本身,你先天性的条件要具备。也就是你的前行、那个根器要够,否则没办法。

    真心的本质是不动不见,(这几个词都是双破法),无来无去、不生不灭,无垢无净,不增不减,无贵无贱,离一切价值判断、意志抉择与任何的逻辑推理。此一观心法就是一再的内观,一直向着自心本质的一再追索,既是内观,也是内摄。(这两个是并在一起的,看起来我们是在内观,其实那时候也在内摄,这两个是在一起的,所以它不是分开的。)不但在激活累积智能,也同时在产生正能,这种正能与智能同时涌动的生命情操,是非常壮阔灿烂的。

    你只有到那个地方,你才知道。现在我讲我是讲了,你听了也懂了,你感受不到,你到沿岸,海岸的沿岸,惊涛骇浪,拍打你,你坐在那里,打坐看看,这种波涛凶涌,又涨潮又退潮,那个时候你要泡在水里,如如不动,你再看看你的心是什么状况,你坐在那里,完了完了,水一直来,对不对?那时候你看你的内摄是什么功夫?你的内观是什么功夫?那个时候,在那种状况,我告诉你,有一种情况,你坐在那里,你比那个海岸的岩石还要重。可当你想到说,完了完了,这海水一来我说浮起来,浮起来就倒过去,倒过去就淹死了。你非死不可。

    那个时候你坐在那里,那海浪冲过来,在涨潮的时候,水是越来越高,会把你淹灭过去,而你就像个大石头,坐在那个地方,十二个小时后退潮,你一站起来,身体干干的。不然你会说我在水里泡十二个小时,不就烂掉了吗?对吗?冬天的话会失温,没有内摄。

    因为内摄的时候,会产生正能,正能身体会发热,这个时候水一冲到你身上的时候,你会放光,全身会冒烟,不是你冒烟,是水蒸气会蒸发出来,那外面的人一看的话,那不得了,那块石头会发光。是你在放光吗?不是,我跟你讲,真的修行他这种状况就会产生,因为内摄就prana在增强,体温会上来,所以叫拙火,Kundalini就是指这个工作。

    那你假如这个地方守不住,心缘着外境,开始起守记内心,还在最初阶,你受不了的,这个时候已经经过色寂三昧了,你到第二阶段了。刚才讲过,来到这里不同的,进入第二阶段,不是第一阶段。他已经可以有种种神通出来了,虽然他的次第很清楚,但次第很清楚,所以前面讲,那个境界也多。你看看,这个逐渐就出现了,不是我吹牛啊,这是事实的状况。

    毗钵舍那观心则是,以但观心识生灭而遣境,首先是内心生想,随心所缘一切内外境而有所见,此见乃随心生、随心灭,而非境生,故一切内外境界,皆如幻如化,然而尚有心识的生灭相,是故离遣妄境之所,(就是遣妄,把妄境的所给遣掉了。)妄能尚存,故此妄心尚动,(还在动),因此尚须遣心,如是遣妄心之能,才是真正的心法训练。

    现在我们再看遣境完成以后如何遣心。

    二、如何遣心:遣心工程是一项很难用语言表达的,内心改造工程,所以禅宗就统归于心法的范畴,但是有智慧的佛教行者,还是发明了一套语言思维与行为模式,来进行这一套内心改造工程的陈述说明,这套模式称为双破法双立法,一般将双破法归于文殊法门,以般若空宗常用故。双立法则被归为普贤法门,以佛性、性宗常用故,今言遣心,故宜用双破法

    既云观心之法,必然是以心论心的心法,(以心论心就是以妄心论真心,还是以真心论妄心,就叫作以心论心的心法。)此心法又与王阳明的心学不同,(这是我特别把它提出来的,现在全世界在流行王阳明的心学,你就把我们心法当心学,这不一样。那个差别我就不讲了,那是属于专业的领域。)而奢摩他心观是就真心之立而论,(要立真心来讲的),故其行为模式(即心行之模式,此非思维模式)。我还是特别把它标出来,是不同的,这不要混在一起。因为要谈这个部分,都比较高级的,我们希望有一天,不要多,两个就好,我们来论道,会很精彩。谈到这个里面,就很精彩啊。但是它很深,那两三个人在那边谈的时候,旁边有一堆人会睡得很甜。

    即是依于内摄之正能内观之智能的双立法。如今的毗钵舍那观心法,则是就妄心之破(遣)而立论,故是双破法。

    这个奢摩他是双立的法门,毗婆舍那是双破的法门,各位要留意到。我们在看公案里头,好像都是脑筋急转弯一样,其实它大部分是双立法,少有、也有双破法。我们再看。

    如何双遣?初心识想见内外色(境),皆随心之有所缘念可行,以随逐彼念,故去随心生、随心灭,此观若成即是色寂三昧,在此过程中,一切境界则如水流、灯焰,无暂时住,是为不住相也,则诸法境界(一切尘境)皆如幻如化,如水中月,如镜中像,是为遣境也,亦为前行,(所以遣境是一种前行),而遣心则属正行,每坐之时。就是你每天一定要坐,坐啊你不要说我禅坐,禅坐一定在遣心。常有人讲,啊,我坐一下身体就怎么样,那个叫静心,跟遣心不一样。静心就我不去胡思乱想,泯坐泯想,静下来,不要越想越气,静下来,一直平静一直平静,向内观,向内看的这个部分。

    随心所缘,念念观知唯心生灭,此时境、缘虽遣,妄心尚存,此妄能如何而遣?可依奢摩他观心之法,(你可以按照这个法,静下来的时候按照观心法。)亦可依此毗钵舍那观心,而进一步观此心生灭之用。通常用这个方法,毗钵舍那的观心法,假如说你的其他因缘成熟的时候,你转过来用奢摩他观,那就会很快。但是这个时候,他有一个时间的先后,就是刚开始,譬如说我现在是二年级,这个就很难讲,譬如初二的上学期注册以后,我初二的下学期期未考,也是二年级。你假如是初二的上学期刚注册以后,基本上你还是照唯心识观修,但是你假如是到了下学期的后半段,开始要接受期末考,以后就要升三年级了,你就应该转为用奢摩他观。

    知道吗,类似这种情况,同样是二年级,到这个时候你已经遗境了,遗境了要转过来,要遣心的时候,初阶你会摸索用毗婆舍那观。摸索到差不多了,我就直接转为扣住真心,用奢摩他观直接切入。

    所以我们在跟各位说,你要摸索跟拿捏的关系,就在这个地方。你现在是二年级的刚注册完,或二年级的上学期,还是二年级的下学期?那老师可能跟你简单的讲,你现在上学期就毗婆舍那观,你到下学期了,就奢摩他观,可以。这算是跟你负责任了,因为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。手下子孙满堂,他没有办法说你这个上学期的期中考以前,还是期末考以前?或者是下学期的期中考以后,期末考以后,那要看到那么详细的话,那师父的弟子一定不多,大概就这么三四个生活在一起,当然就对你很清楚,就有可能讲到这么细。

    但最重要的是,你在跟师父师父定期对谈的时候,一定要记住,定期,以现在的话,是每天的什么时候谈,早上后,或者晚餐后的那个时段,昨天谈到哪里,现在谈到哪里,基本上假如三五个师父应该都记得,乌压压的一片,你最好是疑情记录薄带着,昨天我讲到哪里,帮师父提醒一下,再跟你谈下去。

    你假如认为说,师父他应该知道,他看我乌云盖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或者看我嘴唇发黑,就知道我怎么样,那你最好不怕死再来,不要认为师父是万能的。我跟各位讲,在这灵性的圈子里,你要认为是万能的话,你就是迷信。你不要把你的上师当作万能的,假如你的上师是万能的,你一定不可能成就。所以任何宗教的教主要是万能的,那你就是信仰者,信仰上面吧,他万能的,那你呢?买票,看表演,看完鼓掌,再见。知道吗?

    佛教不是,佛教教你会,不是他会,他会是他的事,他万能他表演,我们就看马戏团表演就好了,买票捐款就好了。

    佛教是教育,教育是要教你会,所以你要自己会,你自己为什么要作记录?是你的心路历程,你要知道,这件事我来讲,一句话可以使人叫,一句话可以使人跳,同样这一句话,我在表达的心境怎么样,师父的反应怎么样,你要留意到这一点。然后重点是,我这样问,噢,师父听到那边去了,我要怎么样再调回来,这个时候的调整,是你的心路历程,这个才叫修行。你有没有看到你的心路?心的轨迹?看你自己的,不是看师父的,师父再厉害是他的事,跟你无关呢。

    有关的是你的心路历程,你有没有一直在进步?跟师父相应没有用,这不是相应的问题,是你的成长,师父教得很好,那你一直听他讲,你永远是二年级,师父讲得再好,我也要升三年级去,对不对?升三年级到四年级去,初中毕业到高中,高中毕业到大学,是我要升学,不是老师啊。

    所以这一种心境如何调整,跟梳理清楚,对各位行者来讲是很重要的,你常常混在这里,到底你是要看他表演,还是我自己成长,这个弄清楚,这是我们跟各位讲的,很明白的。

    所以你要依着奢摩他观走,还是毗钵舍那观心走?在前进之后,开始要做调整。

    此心生灭之用(我们举例跟各位讲)——非心不离心,非来非不来,非去非不去,非生非不生,非作非不作。这个都是双破法,双破法有两种,非左非右,那是哪里?然后非我非无我,噢,糟糕,这个不一样,一个是用外的排比法,N的1次方。非我非无我,都向里面来,这是2的2次方,这不一样。所以这里头讲的这个部分,你看,非心不离心,非来非不来,非去非不去,非生非不生,非作非不作,开始向内,它有一个向内摄,而且也在内观,这都是同时进行的。

    念念观此心生灭之相,非心不离心。念念观此心生灭之相,非来非不来,乃至非去非不去,非生非不生,非作非不作。一直在琢磨的就是这个心如何起用,他的生灭相是怎么样?就是为什么一直要在这个地方以心论心,心法就是这样。大家要知道,心法在运作的时候,当你突然间“噢”,好像滑进去的那种感觉的时候,你的身心就起变化,而且非常大,因为你一直在这个地方琢磨琢磨的时候,有一点会停在理论上、逻辑上,可当你一直内摄内摄的时候,他已经不是逻辑,是一种观,我在看那种状况。

    像我们在看花,你有没有感觉,分分秒秒花在开,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样,你眼睛就会盯着它,它是不是一直张开一直张开,你看不到啦,但它确实是一直张开一直张开,要怎么样。你会守住它,到有一天你“啊,我看到了。”花开得那种状况,其实你那个看到,最少两个钟头以上。就一开始的那一秒,到最后那一秒,这个已经过了两个钟头,你把它连在一起的时候,“噢,我看到它开了。”那已经两个钟头时间了。

    这叫入定,那你就盯着它吗,你有没有可能?看不到三十秒,眼睛好酸啦,对不对?这个就是内摄,你要盯着它,这没有办法逻辑啊,没办法逻辑。你看那蜡烛的烛火在晃动,那很快,可是花在开,哪有?我知道它会开,没错,明天再来看,明天一定比今天开得更开了,对不对?因为你没有耐心看下去,所以没有凝视。当你凝视到“噢,我看到了。”我跟你讲,噢,我看到了。那一相,你看到那一相,其实时间最少两个钟头以上。这插花的大概不太会变,因为剪掉了,它的prana就被你剪断了。

    所以为什么我们打坐喜欢在树阴下、花草边,尤其早上,你在打坐的时候,那花开的声音“啪”——花开有声音的,你一定没听过。你回家的围墙边,去那边打坐,明天早上坐坐看,现在春天了,“啪啪啪”,一直开花,那是因为你宁静下来,你开始凝视,耳根打开了,你就听得到。你要看花开,看是眼根看,识性不识意,天人莫能知。同样的,你耳根打开,声尘不识意,关键就在这个地方。这个是非逻辑思维,你要留意到。

    此乃心行之法,为心法的行为模式,莫作知识之语言模式或思维模式而解。这个我们是跟各位讲得很清楚,凝视不是逻辑。

    3、结论:二种观道及二种观心是行法中的正行,行者本色中有一要素:即经常反思如是行之,此之体验对吗?这是我们自己在反思的,所以行者基本上不爱现,我们在挑选行者的时候,一个条件就是要激发prana,第二个要不爱现,爱现就漏了,所以你要留意到,这两人个条件是很重要的,一个叫作开源,一个叫节流。激发prana就开源,爱现就漏了。所以要节流,要不爱现,所以你只要进入正常的轨迹以后,你的心性会有很大的转变,就在这个地方。所以你对于这样的行法,有这样的效果,对吗?要一再的反思,你不要爱现。

    唯其如此,证量、圣言量与现量才有统合为一的可能,于中真如实观与奢摩他观心偏向内摄,而唯心识观与毗钵舍那观则倾向内观,此二观法为禅观之正行,于禅修中属内心定工程,所以轻安工程若不具足,此中进行的考验甚大,而此后的定中境工程令此二合一,始成参禅中话题或疑情的起步,而此一连串的工程,皆在息身中进行,进而演化成法身。

    整个行法的状况,大致上我们算是跟各位交待很清楚了,这个部分虽然讲起来简单,但是要做起来功夫是很大的。

    这个结论我们休息一下,再跟各位再谈。